《九州战神》凌天 / 顾芸芸最新章节,作者:徽州五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九州战神

作者:徽州五爷

主角:凌天/顾芸芸

完结

六年未归,妻女被人凌辱,一声令下数万人围城……

第一章

阜城中心广场,一辆绝版悍马车缓缓停下。

凌天从车上走下,穿着棕色的战靴。

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他身旁还站着一名极美女子,身材更是火辣至极,令人看一眼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魅影!还没找到吗?”

“天帅!今天就有结果了!”

声音充满了畏惧、崇敬。

六年了,凌天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早已物是人非。

当年他只是二十岁,父亲车祸亡故后,便继承了父亲留下的庞大商业帝国,不想却遭人陷害,这一走便是六年。

如今看着当初的建筑早已经被高楼大厦取代,拳头紧握额头青筋都要爆开。

身后的魅影忍不住瑟瑟发抖,一股子寒意扑面而来。

她深知道主上的强横,仅一人可抵千军万马,手中亡魂更是不计其数。

六年的时间,他从一个稚嫩的少年,

踏着鲜血,踩着尸骨,成为北境甚至整个雪域敌国闻风丧胆的死神。

他曾经一人一骑独闯雪域,因只求一败而被众人嘲笑。

当斩杀雪域四国七位统帅,站在敌国城墙时,竟无一人再敢迎战。

那时,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他愿意,他便是雪域的王!

极美女子魅影轻声道“天帅,其实您只需要一句话,属下便可踏平阜城,为何……”

“哼!”

一声冷哼,吓得魅影顿时跪在地上。

凌天叹了口气道“罢了,我已经辞去镇北统帅之职,你既跟随与我,日后不必下跪!”

“是……天帅……”

“爸爸!”

此时,一个看似四五岁的小女孩,挎着个手工缝制的小书包冲了过来。

在魅影刚刚起身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凌天的腿。

“爸爸!你终于未来了,萌萌好想你啊!”

小女孩长得非常可爱,当凌天看着她那双眼时,忍不住全身一颤。

良久,他才摸着对方的脑袋温柔道“小妹妹,你认错人了!”

“不!你就是我爸爸,我见过妈妈偷偷看你照片,虽然就一个后背我也知道是爸爸!”

凌天暗自摇头,只听一个声音在远处道“快看,那个小野种又在乱认亲戚呢!”

“唉!人家也够可怜的,娘疯了爹又听说跑了,也难怪啊……”

魅影再次“噗通”一声跪下惊恐道“天帅息怒,是属下失职,请责罚!”

她额头香汗淋漓,心里更是紧张无比。

如今天帅重伤未愈,若是有人突然偷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一个小女孩她都没有防住,岂能不是失职?

凌天摆了摆手“罢了,上车吧,不知道小雅怎么样了!”

他将小女孩抱起放在公园栅栏内,直接上了车关上车门。

“爸爸……求你别走!不要扔下萌萌,萌萌听话……爸爸……”

女孩哭泣着伸出手,要从栅栏内挤出去。

“走吧!”

悍马引擎启动,发出一声咆哮,仿佛是一头雄狮在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当他们停在一个小区门前,凌天下车道“你先办事,晚点我再跟你联系!”

轻车熟路的走到一户人家门前,六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林小雅如今应该已经嫁人了吧。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想要给林小雅一个交代,并没有祈求她能原谅自己。

他和林小雅青梅竹马,就在和林小雅订完婚的当晚,他被人下药竟然和一个陌生人发生关系。

被人捉奸在床,陷害羞辱,当时便被抓走,母亲泣血身亡,轰动阜城。

一夜之间,商业帝国四分五裂。

沉思良久,他收敛了身上的那股子杀伐之意,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青年。

林小雅家门前贴着两个喜字,庭院里听起来比较热闹。

他深吸一口气推开半掩的院门,客厅里十几个人有说有笑的相互恭维着。

这些人都是林小雅的亲戚,凌天自然是认识他们的。

当其中一人看到凌天的时候,失声惊呼道“强……强奸犯……回来了!”

此话一出,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凌天。

与此同时,从卧室里走出一青年,拉着林小雅的手道“叔叔、阿姨,看小雅这件婚纱怎么样?”

通过众人的视线,林小雅率先看到凌天,全身一震瞪大了双眼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

感觉到林小雅的反应,旁边的准新郎萧高扬问到“小雅!他是谁?”

凌天走过来轻声道“小雅!我回来了!”

林小雅抬起头注视着对方几秒,轻声道“回来就好,以后好好做人!”

准新郎这算是明白过来,嘴角微微上扬到“原来你就是那个强……不对!你就是凌天啊,可是如雷贯耳呢!”

他话中有话,还一脸的鄙夷,那些亲朋好友似乎对这个凌天也厌恶至极。

当年这些人没少受凌天的恩惠,可如今却都忘得干干净净,不得不让人感到嘘唏。

林小雅接过话道“这是我的未婚夫萧高扬,我们明天就结婚了,你若是有空就过来喝杯喜酒吧!”

凌天知道林小雅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道“如此……我便不打搅了,我来只想跟你说,那天……”

“够了,我不需要你的解释!”

萧高扬看着自己未婚妻的情绪波动,心里顿时愤怒了起来。

自己的女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染指甚至是惦记着。

沉思良久,他从钱夹拿出一张支票。

递到凌天面前道“这里有十万,从此之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他的意思很明白,其中带有一丝威胁和警告。

“十万?萧老板还真是出手阔绰啊!”

凌天看着那十万的支票,并没有伸手去接。

这让萧高扬更是愤怒,却压制着心底的怒火道“对于你一个刚出来的人,十万块钱足够你做很多事情的了!”

见凌天没有去接,萧高扬接着道“你好好考虑,只要我一句话,或许你明天就会再被关进去,里面的生活你应该明白,我劝你别挑战我的耐心!”

“哦?萧老板的能量这么大啊?难道就没有王法?”

后者突然冷笑起来,似乎在嘲讽对方的无知,嘴角微微上扬到“在阜城,我萧家就是王法,我萧高扬的话就是权威,你……懂吗?”

 
第二章

萧家,在几年前可以说是默默无闻。

但近两年有了强大的靠山,势力一天比一天大,吞并了不少中小企业,一跃成为阜海市一流家族。

他萧高扬说的确实不错,在阜城他的话就是王法!

凌天挑了挑眉毛,萧高扬却失去了耐心,很明显他是想趁机敲诈自己一笔。

只听萧高扬道“记住,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多看一眼都不行!若是你还抱着一丝希望,我虽然不喜欢麻烦,但不介意陪你玩玩!”

凌天冷笑了一声说“不要给自己的家族找麻烦,毕竟你们萧家能有今天实属不易!”

萧高扬眯着眼睛表情阴冷下来,四目对视瞬间火光四射!

但下一秒,萧高扬就感受到了直射心扉的寒冷。

他不过是个刚从里面出来的废物,自己就觉得如一只蚂蚁一样随时将被灭杀。

萧高扬暗想,此子决不可留!看来本少沉寂了太久,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

“你这强奸犯真不知好歹,萧总是看你可怜,还竟然给脸不要脸!”

凌天根本没有理会为其助阵呐威的犬吠,对着林小雅道“心愿已了,再见!”

林小雅拉着萧高扬的胳膊道“别跟他一般见识,这种人不值得我们生气!”

闻言,萧高扬脸上更是阴冷无比,喃喃道“没什么,就当这个人已经死了吧,不能因为一个废物影响我们的生活!”

此话一出,林小雅心里“咯噔”一声。

她非常了解萧高扬的性格,这么说话就是要对凌天出手了,她也只能感慨并没有出言阻止。

“哦……对了!既然你要结婚了,顺便送你个礼物!”

凌天去而复返,从怀中拿出一个包装简单的盒子,轻轻递到了林小雅的面前。

林小雅有些犹豫不决,只听萧高扬道“拿着你的东西滚蛋,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

与此同时,林小雅的母亲张秀兰也冲过来,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盒子重重的摔在地上道“什么地摊货都敢拿来装大发,萧总手指缝漏一点足够你吃一辈子!”

“啪!”

一声脆响盒子应声散裂开来,里面的一条项链露了出来,吊坠上还镶嵌着一块颗拇指大的蓝色石头。

“哼!”

凌天一声冷哼,全身爆发出浓郁的杀伐之意,吓得张秀兰猛然退后两步。

她吞咽一口唾沫心惊肉跳道“这……这是什么眼神,该死的!”

就连萧高扬也屏住呼吸,感觉一种寒意袭上心头。

“不可能!他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杀意,我竟然不敢跟他直视,这个混蛋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行!绝对不能让他活着!”

片刻之后,凌天收敛了气势轻声道“抱歉!东西我已经送到也算了了这么多年的心愿,再见!”

“站住!收起你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真以为你还是六年前的凌天!”

站在他背后的一名中年男子冷哼一声,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算是林小雅的远亲,这次过来就是想巴结下萧高扬,若是能让他另眼相看,那自己以后的生意绝对会风生水起!

凌天嘴角微微上扬,就要动手的时候,魅影突然冲了进来。

她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竟然“噗通”跪在了凌天面前,双肩颤抖道“天……老板!魅影有罪!”

“说!”

“目标消失!”

话音落下,凌天全身一震,冷哼一声猛然对着旁边拉着他的男子喝道“滚!”

“凌天,你就别在演戏了,刚出来就雇人来这里装逼,别以为……”

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魅影猛然起身,一把抓住他的颈部高高举起,随即又狠狠摁在地上。

全身杀意笼罩,冷酷的双眼足以冰冻对方,面对这个敢挑衅天帅的男子,在她心里已经被判了死刑!

“够了!我们走!”

凌天没有心思再做纠缠,撂下一句话大跨步的离开,满脑子都在思索着目标为何会突然消失!

那名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中年,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就在刚才他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

“萧少!这个凌天……他不是刚从里面出来吗?”

萧高扬也在思索,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刚才那个女子,出手干净利落绝对是个很角色。

“哼!没听三叔说吗?他肯定是雇的临时工帮他装逼的,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刚出来就来前女友家装!”

“没错!幸好小雅当年没有跟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只有最角落的一个青年男子轻声道“小姑,那个女孩的衣服你们注意到了吗?是那个地方的!”

“哪个地方?”

“统帅府……”

“噗哈哈!看来这货要把逼装到最高境界啊,连统帅府的衣服都敢伪造,他也不动动脑子,什么时候这里出现过统帅府的人?”

说着还猜了一脚地上凌天留下的项链,捡起就扔进了侧面的垃圾桶。

没错,阜城不过是个十八线的小城市,根本不可能会有统帅府的人过来。

再说凌天刚刚从里面出来,怎么会认识统帅府的人。

被青年这么一提醒,萧高扬也回过神来,立刻转头回到屋子里拨通一个电话道“帮我查一下,统帅府的服装详细图片发来!”

几分钟后,几组图片发到了他手机上,怎么对比都跟刚才女孩的穿着完全不同。

“哼!凌天啊凌天,看来你还是喜欢出风头啊,很快你就会跪在我的面前,这女人……我也看上了……”

再说凌天,出了小区回到悍马车上。

他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车内的气氛非常凝重,魅影感觉像是有个牢笼困住了自己,大气不敢喘一下。

“天帅……您妹妹不在阜城,这些年您所转账的账户,并非她持有的!”

“哼!”

闻言,凌天顿时愤怒起来,全身爆发出一种令人不敢直视的霸道气息。

“噗……”

手中未拆封的矿泉水瓶,被他直接捏爆,魅影全身瑟瑟发抖,额头的汗水不停的留下。

“咳咳……”凌天气势瞬间收敛,不停的深呼吸平复着起伏的胸口。

“天帅息怒,您的旧伤未愈切不可动怒!”

魅影只感觉全身一松,耳边传来凌天的话道“嗯!”

“天……天帅,是魅影有罪,这些年一直往这个账户打钱,却从来没有去查账户真伪!”

“立刻寻找凌月!看来她已经失踪很久了,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失职……”

凌天双拳紧握,暗恨只因统帅府的禁令,连他这个统帅六年来都没有主动去联系妹妹。

妹妹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否则他也对不起父母临终前的交代……

“天帅!还有一个消息,当年……当年……”

 
第三章

“一口气说完!”

“当年跟您发生过关系的女孩,给您生了个女儿,就是……早上在广场遇到的小女孩!”

此话一出,凌天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这么多年的铁血生涯,第一次露出了一抹柔情,轻声道“知道了!”

城郊的一处民居平房门前,一名男子一脚踹开破旧的院子大门。

对着里面冷哼道“顾芸芸!今天若是再不交房租,就给老子立刻滚出去!”

说着他还一脸嫌弃的看着院子里,堆得一些瓶瓶罐罐的废品。

此时,顾芸芸从堂屋走了出来,虽然穿的很朴素但却很干净整洁。

男子心里顿时有了一种想法,嘿嘿一笑走到顾芸芸身边道“不是哥不给面子,你已经欠了我半年的房租了!”

顾芸芸后退两步惊慌失措道“张哥,对不起,我这两天一定补上!”

“哼!你拿什么来补?不过哥倒是有个主意!”

男子嘴角微微上扬,再次靠近顾芸芸,似乎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

都说这顾芸芸之前受过刺激,大脑有些不太正常,每天都要吃药维持,倒是可以玩玩……

想到这里他苦口婆心道“芸芸啊,你一个人带个孩子太辛苦了,房租我倒是可以不着急,只是……”

一听这话,顾芸芸脸上一喜,急促道“真的吗张哥!”

“当然,只要你今天能陪哥哥一晚,至于房租嘛……别说推迟了,就是免你一个月都可以!”

话音落下,他抬起手去摸顾芸芸的脸。

只是还没有触碰到,顾芸芸立刻后退两步,靠在门框上道“张哥,你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此时,从屋子里冲出一个孩子,不停的拍打着男子的腿道“不许你欺负我妈妈,妈妈!爸爸今天回来了,爸爸会来保护我们的!”

“滚开你个小丫头片子!”

男子膝盖用力,直接把小女孩给顶开,重重的摔倒在地。

嘴唇都磕破了皮,但她并没有哭,很快的起来挡在母亲面前道“不许你欺负我妈妈!”

顾芸芸看见对方凶相毕露,吓得立刻搂着女儿蹲在那里。

嘴里不停的在念叨着什么,就连距离最近的女儿也听不清楚。

男子撇了撇嘴冷哼道“别在这里装了,今天要么陪老子一夜,要么我立刻把你们清理出去!”

邻居听到这边的动静,都站在门口看热闹,但没有一个人上去帮忙说话。

“唉!她可真够可怜的,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种病,找工作都找不到,只能靠捡废品维持生计呢!”

“听说她之前家里很有钱?这么会沦落至此?”

“切!你们都没有听说吧,她之前生活不检点,跟很多男人都那什么,这才被家里赶出来的,这个孩子的爹是谁她都不知道!”

“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其实她跟了张华龙也不错,也不知道这女人是这么想的。”

张华龙便是这个收租的男子,他见顾芸芸依然蹲在那里不说话。

一把抓住她的长发怒喝道“我让你给老子装疯卖傻!”

正要用力撕扯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道“撒手!”

张华龙转头看去,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上下仔细打量道“你是谁!”

“爸爸!爸爸你回来啦!”

小女孩一脸兴奋,挣脱母亲的怀抱冲了过去,抱住对方的膝盖眼中闪烁着泪花抬头道“爸爸!”

没错,此人正是凌天,他眼神中充满了温柔之色,摸着小女孩的嘴唇道“疼么?”

“萌萌不疼!萌萌终于等到爸爸回家啦!”

凌天看着张华龙,轻声道“你伤了她?”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知道老子是谁吗?”

张华龙听到小女孩叫爸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嫉妒。

看来他也是用什么手段,在自己之前哄骗了顾芸芸跟他睡觉。

毕竟这女人六年前就这样了,这么可能会是他的老婆。

凌天根本没理他,摸了摸萌萌的脑袋,站起身走到张华龙的面前。

后者只感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他几乎要透不过气来,特别是那双眼神冷的可怕。

“这是老子的地盘,是虎你也要给我卧着!”

语罢,张华龙一拳头朝他面门打了过去。

却没想到在拳头即将接近凌天的时候,被他一把攥在手中,嘴角微微扬起弧度。

接着,只听“喀嚓”几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张华龙的手指骨顿时折断。

张华龙如死狗一般的被扔到地上,捂着手指咆哮道“敢伤老子,今天不管你是谁,我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凌天一脚踩在他的脸颊,沉声道“你的眼神很卑微!”

“对了!我碰过的女人……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哼!你最好现在拿开你的狗腿,别以为会两下子就可以嚣张,你死定了!这个女人老子也睡定了!”

下一刻,凌天眉头一拧狠狠一脚朝着他胯下踹去。

张华龙一声惨叫后直接晕倒,如死狗一般躺在几米开外。

“从此之后,你不需要再做男人了……”

在院外看热闹的人疑惑道“这个人是谁?他刚才对张华龙做了什么?”

“没看清……张华龙捂着那里,该不会是……”

凌天收敛全身杀意,蹲在地上捧着小女孩的脸道“你叫萌萌对吗?”

“爸爸……爸爸……”

萌萌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只有五岁,可她却比同龄人成熟的多。

她第一次感觉有爸爸在身边,竟然会如此的安全,连坏蛋都被爸爸吓跑了。

“我去看看你妈妈!”

当凌天靠近的时候,顾芸芸抬头看着这张脸,全身猛然一震呆住了。

 
第四章

她口中喃喃道“是你!给我滚开!”

很显然她内心深处记得这张脸,尽管过去了六年之久,他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凌天,试图要把他驱赶出自己的视线。

凌天从左手戒指中抽出一枚银针,刺在了顾芸芸颈部的穴位上,顿时平静的昏睡过去。

他将顾芸芸公主抱在怀中,低头看着萌萌道“带你们换个地方住,好吗?”

“好!只要有爸爸在,哪里我都愿意去!”

凌天把顾芸芸放在悍马车后排,开着车不顾周围的眼神,驱车出了狭窄的胡同。

傍晚,郊外临海别墅内。

凌天静静的摸着顾芸芸的脉搏,眉头紧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良久,旁边的魅影轻声道“天帅,她怎么样?”

不能凌天说话,萌萌稚嫩的声音道“妈妈没病!”

“嗯?为何?”

凌天好奇的看着萌萌,她的话跟自己的答案一样,顾芸芸确实没有病。

只见萌萌手指摸了摸脸颊,这才小声道“爸爸,这个秘密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我有一次看见妈妈偷偷把药扔掉,她说自己没有病,买药不过是给别人看的呢!”

这话倒是让凌天有些意外,莫不是这六年来顾芸芸一直在装疯卖傻?

“妈妈说,要是不把药扔掉,就要把我扔掉了,所以爸爸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呢!”

萌萌心思单纯,认定了凌天是自己的爸爸,也没有任何保留的说出了这个秘密。

凌天叹了口气摆手道“放心吧,以后你妈妈不需要再装了!魅影,带她去洗漱一下!”

“是!天帅!”

“等等!”

魅影正要转身的时候,凌天挑了挑眉毛沉声道“在我去寻找萌萌时,听说参加林小雅订婚的客人中,一位四十岁的中年暴死街头,你可知道?”

此话一出,魅影全身猛然一震,顿时跪在地上低下了头道“他差点伤了天帅!”

“罢了!下去吧!”

其实凌天心里清楚,在看到那死亡的男子,就已经联想到了是魅影所为。

“阿姨,你为什么总是给爸爸下跪啊?”

出了门,听到萌萌的话,魅影摸着她的额头轻声道“因为……他就是我们的天!”

话音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味道,包括无比的恭敬和崇拜。

凌天站在床边,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顾芸芸从昏睡中醒了过来,看到这个背影之后,她的心猛然抽动了起来。

这个背影太熟悉了,她几乎每天夜里都会做那个噩梦。

“他……真的回来了?这个混蛋,把我害的这么惨,竟然还敢……”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只听凌天背对着她轻声道“醒了?”

顾芸芸猛然起身抱着被子卷缩在床头,凌天接着道“好了,我知道你没问题,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闻言,顾芸芸心里更是一震,良久才平静下来道“混蛋!你还想做什么!”

“抱歉!六年前的事情,是我的错!”

看着那张英俊的脸,顾芸芸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这六年她受到多少羞辱和伤害,仅仅是一句抱歉就能弥补的吗?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也不需要跟我道歉,若是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嗯!抱歉的话已经说完了,接下来就是我要跟你说的正事了!”

顾芸芸黛眉紧皱,虽然衣着简朴却无法掩盖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

只听凌天接着道“过几日我去顾家提亲,我不会让我的女人流落街头的!”

“你……你这个混蛋,六年了!难道你还嫌对我的羞辱不够吗?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你,而且我早就被赶出顾家,我的生死也跟他们没有关系!”

“看来你不是不认识我,不过你也没得选,没我的允许,你死都不可以!”

凌天语气的霸道,让顾芸芸吓了一跳。

与此同时,房门突然被推开,萌萌稚嫩的声音传来道“妈妈醒啦!”

此时的萌萌已经焕然一新,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脸上也没有了脏兮兮的污垢。

眉宇之间和凌天真的有几分相似,她一把抱住顾芸芸的腿兴奋道“妈妈,爸爸终于回来了,你真的没有骗我!”

“萌萌!这个人不是你爸爸,跟我回家!”

“我不!他就是爸爸,你偷偷藏着的那张照片我认得,我……”

“闭嘴!”

顾芸芸怒吼着打断了萌萌的话,萌萌吓得向后一缩,嘟着嘴巴眼泪很快流了出来。

看的顾芸芸顿时心疼起来,蹲在她面前轻声道“萌萌乖!跟妈妈回家好吗?”

萌萌有些不舍的看了凌天一眼,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对母亲的话她也是言听计从。

对于顾芸芸来说,她恨不得亲手手刃了面前的这个混蛋。

他们顾家也算是个中流家族,当年依附在他们凌家之下。

当年凌天订婚她也代表家族参加,谁知道那天却成为了自己的噩梦。

这个该死的混蛋,喝醉了酒竟强行将她拉进一个包厢……

事情被曝光后她成为家里的耻辱,最终因为面子问题被赶出家门。

后来她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决定留下孩子,是多么大的勇气啊。

可谁知世事难料,曾经一直追自己多年的男子,从国外留学回来硬是让自己做掉孩子嫁给他。

这个男人对顾芸芸来说更是厌恶至极,可对方家中势力庞大,逼迫自己的父母来说服自己。

为了腹中的孩子,她最终选择装疯卖傻,这一晃就是六年啊……

她抱着女儿走到客厅,却见魅影走了过来轻声道“主母!”

“主母?你是谁?”

“我是天……老板的下属!”

“哼!老板?看来是在外面混出一些名堂了,就算你是城主也别想逼迫我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

顾芸芸不知道现在的凌天在做些什么,但通过这豪华的别墅也能看出来,至少不是什么小老板。

可性格刚烈的她,绝对不会对任何人屈服,更何况这个男人曾经那样凌辱自己!

娘俩继续向门外走去,魅影看着凌天道“天帅,不如让我劝说一下?”

“由她去吧!”

“可是……毕竟我们都是女人……”

见凌天沉默,她便知道这是默许了,离开追着顾芸芸走了出去。

足有两个小时,魅影带着顾芸芸走了回来。

看到凌天双手背在后面抬头看着窗外,她轻声道“我并不是向你妥协,我留下也可以,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的,你……是我的女人!”

顾芸芸瞳孔猛然一缩娇喝道“无耻,谁是你这个混蛋的女人,我只是不想让萌萌有太多童年阴影,等她长大我就带她离开!”

“嗯,我们的女儿会成为我们的骄傲!”

“你……”

顾芸芸气得有些气节,冷哼道“这个房间以后是我的了,没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来,请你现在立刻出去!”

凌天微笑着看着女儿,拉着她的小手道“萌萌,爸爸带你去游乐场怎么样?”

见萌萌偷偷看母亲,似乎在征求对方的同意,凌天接着道“记住!以后爸爸是一家之主!”

“好耶!我还没去过游乐场呢,我还要去海底世界!”

 
第五章

顾芸芸和他们一起生活几日后,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

她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想法,甚至在想这辈子糟糕的生活都要结束了。

早饭过后,魅影走过来道“老板,凌月的消息应该在五年前就中断了,是属下的错没有注意到!”

“我知道了,不急于一时,待会带萌萌去买些东西,晚点我在送她去学校!”

等到了步行街,魅影看着后视镜道“天帅,有人在跟着我们!”

“无妨!你先带萌萌去逛逛,这些人是时候处理一下了!”

他推开车门,向着那些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藏在角落的萧高扬嘴角微微上扬道“看来他是急着寻死啊,还敢在阜城乱晃!”

他硬着凌天走去,阴阳怪气道“哟!这不是六年前的那个强奸犯吗?看起来这几年在里面混得不错啊!”

凌天止住脚步,看着萧高扬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四名保镖模样的男子。

“是我!”

简单的两个字,凌天双手插在口袋平静的看着对方。

“哼!凌天,上次在小雅家不好出手,这次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嚣张?你错了,那是霸道!”

“好!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楚啊,这步行街可是我们萧家所有,在这里还敢嚣张,今天就让你知道霸道是什么样的!”

步行街人来人往,很快就被这么的热闹给吸引过来。

“强奸犯?那个人不是萧家大少爷吗?”

“可不是吗!这个人看来要倒霉了,看他后面的打手了吗?听说各个都是一挑三的狠角色!”

“我想起来了,这个人好像是叫凌天,几年前很出名的年轻企业家,后来因为强奸被抓走了!”

讨论声此起彼伏,萧高扬看着那人大笑道“你说的没错,这个就是当年最年轻的企业家强奸犯,你们还不知道吧?”

“果然!”

“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个畜生做出这样的事情,把他亲娘都活活气死,死了之后都没有人收尸啊!”

一直脸色平静的凌天,听到萧高扬对母亲的侮辱,双拳猛然攥了起来。

“怎么?生气了吗?那种事情都干得出来,你还好意思生气?要是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了!”

“说够了?可以让路了吗?”

萧高扬站在他半米的地方,嘴角微微上扬道“我说过,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霸道,还敢对我的女人抱有幻想,简直就是在找死!”

“唉……我说过,别给自己的家族找麻烦,为何总是不听?”

此话一出,萧高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感觉这凌天被关了几年脑子不好使了,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凌天。

他们凌家早已经败亡,连瘦死的骆驼都称不上,看来他还在做当年的白日梦啊。

他抬手拍了拍凌天的肩膀道“我真替你感到忧虑,不知道待会你满地爪牙的时候,会不会还……”

“啪!”

“噗……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凌天猛然一巴掌扇了过去。

只见萧高扬原地一个旋转,直接后退了两步摔倒在地,口中更是喷出几颗牙齿。

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溢出,脸颊还残留着那五指红痕。

他万万没有想到凌天敢对他出手,当着步行街上百号的人!

若是不把这个混蛋废了,以后他就别想在阜城混下去了。

“这个人竟然敢打萧少,看他是不想活了吧?”

“是啊,我可听说萧少手里可有人命呢,我们还是退远点吧,别到时候惹祸上身。”

“坟蛋!汇了他!”

萧高扬这么都不会想到,凌天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下手还是如此重。

他只觉整个嘴巴都失去了知觉,掉了几颗牙齿说话都有些漏风,疼痛牵动了他的面部神经让他有些表情扭曲。

凌天低头看着萧高扬,心里阴冷无比。

看来只能用他,来宣示自己回归了,这么多年背负的罪名,是时候为自己讨回一些利息了。

萧高扬捂着脸颊吐字不清的怒吼着,那四名保镖才回过神来。

却见凌天很随意的走到萧高扬面前,狠狠一脚踢在他的小腹。

“嘭!”

萧高扬的身体向后滑行两米多,将前冲的保镖绊倒在地,他更是觉着自己肋骨都断了几根,疼的他双眼一白晕了过去。

对于萧高扬这种小角色,凌天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就像面对死人这么平静。

他走到那几名保镖面前,轻声道“我的时间不多,你们一起上吧!”

四名保镖相互对视一眼,全身肌肉紧绷,同时向着凌天而去。

只是几秒钟他们便后悔了,面对凌天一人,他们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压力。

无论他们怎样攻击,都被对方轻松躲避,耳边传来凌天鬼魅的声音道“该我了!”

下一刻,四人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同时倒地不起。

自始自终,凌天都双手插在口袋,甚至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

做完这些,他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道“给你十分钟,让萧家破产!”

“是!天帅!”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

无数张眼睛都要瞪出眼眶,特别是不远处的几名女孩,捂着嘴巴满脸通红。

“好帅!他真的是强奸犯吗?”

“是啊!我发现我也喜欢上他了,好想让他也那样对我哦……”

“你又开始浪了,这男人看起来不好得手呢!”

“哼!本小姐偏不信,这个男人我预定了,本小姐有的是手段让他拜服!”

想到这里,那女孩快速追了过去。

在凌天侧面装作绊倒“哎哟”一声,整个身体都扑向了凌天。

却没想到后者向侧后方一转,女孩直接“嘭”的一声摔在地上,疼得她眼泪直流道“混蛋!你敢不扶我!”

凌天都没有看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很快就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

直到众人全部离去后,在远处的一个车内,一名男子皱眉看着凌天离开的背影道“天哥回来了?”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风桦绝代(回复书名:九州战神)即可继续阅读啦!

《九州战神》凌天 / 顾芸芸最新章节,作者:徽州五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点此阅读《九州战神》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小说推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ushu.com/?p=1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