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小仙医》苏林 / 洛清秋最新章节,作者:秋天的竹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山野小仙医

作者:秋天的竹笋

主角:苏林 / 洛清秋

完连载

相依为命的爷爷重病垂危无钱医治,深爱的女友投入他人怀抱,家里的房子被高利贷债主一把火烧掉……穷途末路中,苏林得上古传承,且看他如何翻盘!

第一章

大洼村。

苏林心急如焚,骑着摩托冲进村子里,惊得鸡飞狗跳、鹅窜鸭惊。

爷爷胃部急性穿孔大出血,医院让必须马上交五万块钱,紧急手术,否则熬不过今晚!

可是祖孙俩就靠着一亩三分地艰难度日,家里一贫如洗,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不!一定要借到钱!

苏林暗自咬紧牙关,爷爷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一定要凑到钱救活爷爷!

“伯父,伯母,爷爷病危了,要5万块钱救命,求求你们借我点钱吧。”

摩托车停在大伯王青山家门口,苏林悲痛地乞求着。

王青山是爷爷的亲儿子,但是因为当年爷爷非要拿家里的钱供苏林这个捡来的野孩子上学,和爷爷吵架闹翻分家,已经好多年不来往了。

“什么?要钱救命?呸呸呸,滚一边去。”伯母的声音尖锐刻薄,“那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早就该死了,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爷爷的祖屋、田地都给你们了,你们就拿点儿钱救一下他吧,我求求你们了。”苏林绝望地痛哭道。

当年分家时,祖屋、田地都被伯父伯母抢走了,苏林和爷爷住的是一间又破又旧的土墙屋。

“我和那老家伙早就断绝父子关系了,我帮不上忙,你走吧。”大伯冷冷地说。

苏林气的浑身发抖,他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冷血到这个地步。

但是没有办法,他只能转到第二家。

当初爷爷救过他们家人一命的顾家。

“顾婶,我爷爷病重,需要钱做手术,我想找您借五万块钱。”苏林把自己的位置摆的极低。

“什么?五万?天呐,苏林,你这是抢钱啊。”顾婶大声尖叫了起来,“我哪里有五万块钱啊,就算有,我也不能借给你啊,你有什么啊,你拿什么还啊?”

“顾婶,我一定会还的,我发誓一定会还给您的!”苏林央求着。

“没有没有,我最多给你们五百块钱,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顾婶摇头说道,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

五百块钱,还不如她打半天牌输的吧?

苏林咬着牙,捏紧拳头,转身便走。

艳阳高照,青山绵延,顾家的那条正在打瞌睡的狗抬眼看了苏林一眼,吠都懒得吠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苏林突然觉得自己卑微低贱的还不如一条狗。

如今山穷水尽,去哪里找救命的钱呢?

苏林的电话铃声响起,是村里一个放高利贷的混混打过来的:“苏林,你找我借的三千块钱什么时候还啊?”

三千块钱是爷爷住院前,苏林迫于无奈借的。

“刚哥,不是说一个星期还的吗?我前天借的,你怎么就催了?”苏林问。

“呵,你借我钱,我问都不能问啊!我听说你还在到处借钱,一借就是五万,一个星期后你有钱还吗?我告诉你,立刻把钱还我!否则烧了你那破房子!”电话里刚哥骂了起来。

苏林直接挂了电话。

赵刚那里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务之急是要给爷爷救命要紧。

高利贷的事情,过后再想办法。

只有去女友方雨家借了……

这也是最后的希望。

尽管她家条件不好,拿不出五万,但两三万块钱兴许还能有。

能借点儿总能少一点,总比一分没有要好。

苏林骑着摩托车到了方雨家门口。

刚停好车,便看到门打开了,一男一女走了出来。

女的是苏林的女朋友方雨,而那男的,却是村子里颇有名气的恶霸钱东怀的儿子钱子浩。

看到这一幕,苏林的脑子瞬间就炸开了,耳朵里面嗡嗡地响。

就是傻子也知道他们刚刚在屋子里面做什么!

“苏林,你……你怎么在这里?”方雨惊呼一声,心里微微有些紧张,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你们……”

苏林强压着怒火,“我……”

“我爸妈都不在家,家里也没什么活,不用你来帮忙。”方雨说道。

平时苏林没事的时候经常过来帮方家干农活,无论天晴下雨,酷暑寒冬,只要他有时间就会过来。

目的,自然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孩……

“我不是来干活的,我……”

“你专程过来看我们的吗?”方雨的秀眉皱起,伸手挽着钱子浩的胳膊,“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我就跟你坦白说吧,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

“现在子浩是我的男朋友,而且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之前我不想看我爸妈那么累,所以才愿意和你交往,骗你过来干点儿活。”

“唉,也就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会那么容易上当。”

“你这么穷,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呢?”

苏林浑身一震,如坠冰窟,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谁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但是,脑子里面的一丝理智还在,现在救爷爷的命最重要……

“我想找你借五万块钱,我爷爷等着钱救命。”苏林还是说了出来。

 
第二章

“我哪里有钱啊?”方雨尖声叫了起来,“我家里这条件,你也是知道的,你找错人了吧?”

“呵,胆儿还真肥呢,你和那个老头的全部身家都算上,值不值五百块钱啊?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加一个病老头,谁给你的胆子借五万块钱的啊?你借了想拿什么还啊?”钱子浩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苏林。

苏林默然。

钱子浩说的没错,他和爷爷的身家都算上,又能值几个钱呢?

一间破土屋,一堆烂家具,一辆两百块钱买的八手嘉陵摩托,一亩三分地……

就算有人买,又能卖几个钱呢?

这些年,爷爷靠着一亩三分地和一些早已没落的中医术,勉强把苏林供到读完高中,家里早就一贫如洗了。

上完学,苏林本想外出打工,但是爷爷年事已高、身体不好,唯一的儿子又不管他,苏林要是走了,那就只剩下爷爷一个孤寡老人了。

无奈之下,苏林只好留在家里,想着可以一边照顾爷爷,一边跟爷爷学点中医,但是,这年头,多少人生病会想着看中医呢?

祖孙俩的生活真的是越过越艰难,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方雨,我求求你了,你要拿不出五万,借我两三万也行,剩下的我再去想办法。”苏林眼含泪水央求道。

“我可以借给你五万!”不等方雨说话,钱子浩突然说道。

苏林眼睛倏地一亮,惊喜地看着钱子浩:“你说话可要算话。”

“跪下来,求我!”钱子浩向前一步,目光熠熠地看着他。

“你……”苏林欲言又止,他知道钱子浩是要羞辱他。

在村子里,苏林的骨头硬,本就和钱子浩有不少过节。

但是,钱子浩家里有钱,随随便便拿五万块钱出来根本就不在话下。

为了爷爷,这口气,忍!

“嗵!”苏林直挺挺的跪在钱子浩的面前,扬着下巴,盯着他:“这样可以了吧?”

“叫爷爷,求爷爷借你五万!”钱子浩吼道,眼睛里面尽是兴奋的光芒。

苏林盯着钱子浩的眼睛,足足五秒钟,再次咬了咬牙。

“爷爷,求求你借我五万块钱!”苏林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哈哈哈,大点儿声音,爷爷没听到。”

你不是骨头硬吗?你不是在村子里老和我过不去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你有多么的窝囊!

钱子浩摸出刚买的最新款手机,打开摄像头,对了苏林叫道:“再说一遍!”

钱子浩要将这一切都录下来,要让这个经常和他作对的硬骨头在他的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苏林已经不管不顾了,大声地叫道:“爷爷,求求你借我五万块钱!”

“哈哈哈哈,爷爷听到了,爷爷听到了。”钱子浩猖狂大笑了起来。

一旁的方雨环抱着双臂,眸子里面尽是鄙夷之色:“窝囊废!为了钱,连仅剩的那点儿尊严都不要了!”

钱子浩突然一指路边上的一堆黑色的东西:“那东西,去吃一口!”

苏林扭头一看,在青油油的杂草间有一堆牛粪,几只苍蝇正在牛粪四周飞窜着。

苏林瞬间满脸羞怒,怒吼一声:“那是牛粪!”

“爷爷知道那是牛粪,爷爷就是要让孙子去吃牛粪!”钱子浩拿着手机正对着苏林叫道,“你去吃,吃了爷爷马上就借给你五万块!去吃!去吃!”

苏林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钱子浩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借钱给他!

他只要吃了这牛粪,马上还有猪粪,还有人粪!

我能忍,并不代表我就好欺负!

苏林的眼睛里面涌出一股戾气,被逼上绝路的他恶向胆边生,”欺人太甚!”

他抡起拳头就朝着钱子浩的新手机砸了过去,“啪”的一声,手机摔在地上,屏幕碎裂。

钱子浩勃然大怒,大叫道:“姓苏的,你今天死定了!”

钱子浩正要朝着苏林扑过去,可是他已经跑远了。

钱子浩追了一截没赶上,扭头看到边上苏林的摩托车,抄起地下的一块砖头,朝着苏林的摩托车砸了过去。

苏林心知惹了大祸,在村子里得罪了钱子浩还不是死路一条吗?

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回头看到钱子浩正在对自己的摩托车发泄,眼看那摩托车已经不成模样了,苏林一阵肉疼。

正无计可施之时,有人给苏林打电话说他的家着火了。

苏林大急,发足力气朝着另外一个山头冲了过去。

苏林远远的便看到家里浓烟滚滚。

屋里虽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还有爷爷留的一箱子医书啊,那可是爷爷视若生命的东西。

养了三四年的那条大黄此时也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苏林的鼻子一阵阵的发酸,想着医院里躺着的爷爷,他咬着牙冲进了屋子里面,在浓烟滚滚之中找到了那个箱子,可是大火已经燃到屋里来了。

苏林抱着箱子便往外跑,可刚到堂屋门口,上面一个横梁倒下,苏林险险的避过,刚往前一步,一个东西“哗”的一声落在头顶,四分五裂,他就此扑倒在地,丧失了意识……

 
第三章

“秉天地之意,持不死之诀……今日赐你《神农药典》,望你好自揣摩!”

黑暗中,一个十分遥远的声音传了过来,苏林听的清清楚楚。

紧接着,无数的信息在他的脑海里扩散开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林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女人的房间,鸳鸯戏水的枕头上尚有浅浅的香气。

我这是在哪?

苏林有点茫然。

愣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砸晕了,然后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梦?不对!

想到这里,苏林猛然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许多信息,有针灸之术、有药理药方、有许多草药的辨识和使用方法……

这些信息十分庞杂,苏林一时之间也没完全消化,不过他相信完全掌握只是时间的问题。

另外,苏林还在自己的丹田位置感觉到了一股神奇的真元之气……

神农老爷啊,您是看我实在可怜,所以给了我这么一个天大的恩赐吗?

恰在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了一个二十三四岁、身姿曼妙、体态婀娜、肤白貌美的美女。

“苏林,你起来了?你没事了吗?”甫一进门,美女便惊呼了起来,手里还拿着一瓶药酒。

这个美女名叫夏红,杜江媳妇,大洼村排行前三的大美女。

因杜江在镇里打工,每个周末才回来一趟,所以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她的美色。

但是夏红与杜江结婚三年,肚子里面一直没有动静,是以在家里经常被公公婆婆针对。

他们小两口也去医院检查了,问题就在夏红的身上,为此她家公公婆婆对她的意见更大,每天总是会时不时的挖苦她几句,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是她干,稍有个什么没做好的,那就被骂的狗屁都不是。

为此,夏红极其的苦恼,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以泪洗面,如果不是想着杜江对她极好,她早就离开这个家了。

“我没事了,夏红姐。”苏林这才看到自己身上有好几处创可贴,“这都是你弄的?”

“嗯。”夏红点了点头,“你身上到处都是伤,本想把你送到村卫生室的,我发现都是一些小伤,没太大的问题,所以就给你简单处理了一下,来,我给你的伤口再上点儿碘酒。”

“不用了,姐。”苏林摇了摇头,“谢谢你救了我,我弄脏你的房间了,真是对不起。”

“没事。”夏红温婉一笑,妩媚动人,“你才躺了个把小时,不过你那房子估计已经住不成人了。”

一听这话,苏林猛地一惊,一拍额头:“啊哟,我爷爷。”

苏林想到爷爷的病,一阵心急。

突然转念又一想,现在自己脑海里有了那么多的药方,是不是有可以给爷爷治病的办法呢?

苏林默默搜寻着脑中的信息,果然,还真有相应的方法!

“唉,王爷爷是个好人,经常在村子里给人治病抓药不要钱,可惜……好人总是没好报。”夏红幽幽叹息一声,说道。

“姐,你是好人,你一定会有好报。”苏林跳下了床,看着夏红眉宇之间经久不散的愁云,脑海里面又出现了无数种治疗不孕不育的药草搭配方法。

夏红苦涩一笑,想到自己的悲惨遭遇,不由叹息一声。

听到夏红的幽幽一声叹息,苏林立即说道:“姐,你不能生孩子的病,兴许我能帮你治一治?”

“你就别开玩笑了,连中心医院的专家都说没得治,你怎么治?”夏红反问道。

“现在医院都是西医治疗法,我采用中医,中医博大精深,而且我之前看过我爷爷的几本古医书,对这种病症有医治之法。”苏林一脸真诚地说道。

“你瞎说,你一个小毛孩子懂得什么,你以为我没有去问过你爷爷啊,他给我开了药,也没效果啊。”夏红道。

“那是因为他没有找到你的病根。”

“难不成你比你爷爷还厉害?”夏红奇道。

“真的。”苏林目光坚定,重重地一点头,“姐,你把手伸过来,我给你号一下脉,让我给你瞧一瞧。”

夏红将信将疑,想着他爷爷经常说苏林这小子有天份,在中医方面青出于蓝,当即便把雪白的皓腕伸了过去。

苏林点了点头,伸手过去触摸到她那略微有些冰凉的手腕,老神在在的感应了十几秒钟,十几秒钟后,他已经确定了药方。

“姐,我有办法了。我爷爷在住院,等我把他接回来了,我给你弄点儿草药,保证能治好你的病。”苏林认真地说。

“行吧。”夏红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等着苏神医给我开的药吧。”

“嗯。”苏林点了点头,“我得先去找我爷爷,咦?我衣服呢?”

“你衣服给烂成那样了,哪里还能穿?”夏红美眸斜了他一眼,“喏,穿杜江的衣服,你和他的体形差不多,这衣服你先穿上。”

说罢,夏红便侧过身去,背对着他。

苏林心中牵挂爷爷,现在也不是矫情的时候,拿起衣服迅速的穿上,道了声谢,转身就走。

“你等等。”夏红叫了一声。

苏林回头一看,却见她伸手从被子下面取了一沓钱递了过去,“姐知道你现在急着用钱,这是姐这些年存的一点私房钱,你先拿着去给爷爷治病,姐能力有限,只能给你凑一万块。”

苏林心中感动,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愿意真心实意借自己钱的人。

就凭这点,苏林就立誓绝对不能让夏红姐在村子里再受半点儿委屈,也一定要治好夏红姐的病。

苏林把钱推了回去,摇头道:“姐,这钱我不能拿,要让你婆婆知道你借我钱,估计又得说你了,而且我现在有办法救我爷爷了,谢谢你,姐,你的大恩大德,我苏林一定会报答。姐,我先走了,我挖了药再给你送过来。”

苏林心中记挂着爷爷的病情,一溜烟的跑出门,朝着方雨家里冲去。

 
第四章

他的那辆破旧摩托车还在那里,只是不知道被钱子浩砸的还能不能骑。

虽说车子不值钱,但至少还是一个交通工具,是属于他的东西。

尚在半路,在一条宽敞的沟渠上面,苏林看到有两个年轻小伙正一左一右扶着一辆摩托车拼命的加油门,“轰隆”的声音老远都能听到。

那辆已经严重变形的摩托车正是苏林的那辆嘉陵100。

苏林大吼一声:“王建、陈皓,你们住手!”

王建和陈皓是钱子浩的忠实跟班,村子里偷鸡摸狗的事情十有八九都出自于他们之手。

二人扭过头看到苏林,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轰轰轰”的油门声更加的暴烈,随着苏林的靠近,王建脚上档一踩,手上离合一松,大喝一声,二人同时松手,摩托车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般直接冲进沟渠里面。

苏林大怒,冲到近前,看了看歪倒在沟渠里面后轮尚在转动的摩托车,怒瞪着二人:“给我把车子拉上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给你拉?”鼻子上有颗痣的王建高高扬着下巴,满是不屑地叫道。

“这是你的破车吗?我们还以为是谁不要了丢在路边的呢?”又高又瘦的陈皓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轻蔑地说。

“我再跟你们说一遍,给我把车推上来!”苏林捏着拳头,目光凶狠地看着他们。

“我们就不推,你想咋的了?”王建颐指气使,气焰嚣张地向前迈了一步,挑衅性地说。

话音刚落,王建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过来,连他带着陈皓二人立即腾空而起,“哗啦”一声,两人都掉进了沟渠里面的一条污水坑里。

真元之气就是真元之气啊,狂暴、野蛮、霸道之极!

苏林心头暗喜,有了这真元之气在丹田里面,我运用自如,以后收拾他们还不轻轻松松的事情?

王建二人的脑子一懵,旋即反应过来,大骂了一气,挣扎着爬了起来,冲上来就要和苏林拼命。

“砰!砰!”

又是两脚,将二人给踢了回去,在污水坑里再滚了一起,从头到脚都污秽不堪,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恶臭味。

身上的疼痛使得二人半晌也爬不起来。

苏林本想着非得让他们给自己把摩托车拖上来,但怕时间给耗的太多,爷爷的身体有危险,纵身一跃,直接跳了下去,一只手提着摩托车直接爬了上来。

一辆摩托车好歹也得有好几百斤,并且还要从沟里面拉上去,所消耗的力量更大,却不想苏林直接就这样给拉了上去。

王建和陈皓本要开口再骂,看到这场面,到口的话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和震惊,瞠目结舌地看着苏林。

苏林摆正摩托车,骑了上去,用力一踩,发动机响了起来。

虽然车子已经变形的厉害,但几个主要零件倒没问题。

苏林扭过头,一脸冷漠地看着二人:“回去告诉钱子浩,今天的耻辱,我一定会向他加倍讨回来的。他要有什么招数,尽管对着我使出来,我要接不上,就算我输!”

话音刚落,油门一加,车子轰的一声扬长而去,只余浑身沾满污泥的二人怔怔发神,总感觉刚刚发生的事情有些梦幻。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的?

苏林赶到镇卫生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病房里,爷爷王楚河躺在病床上,手上吊着药水,鼻孔里插着氧气,脸色苍白,气息微弱。

苏林叫唤了一声,没有任何的动静。

他心头一紧,心电图机上显示爷爷心脏跳动的已经非常的微弱了。

那些畜生,不交钱他们硬是不抢救!

“爷爷,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我马上过来救你!”

苏林伸手按住爷爷的手腕,稍作把脉,脑海里面又飞出一个草药方子,他立即转过身下了楼。

医院里有专门的中药店,他按着《神农药典》上面的药方要求,写了个药方,让药房的人帮着抓药。

所幸这个药方里面的药材并不是太过于稀缺,很快就拿了药材,又找药店里借了石臼和研钵,拿着便迅速的上了楼。

虽然是公共病房,但是其他的病人每天上午打完针都回家了,病房里就只剩下他们爷孙俩。

苏林取出药材,握在手心,运转体内的真元之气到这些药材上面,顿时这些药材上面都出现了一层绿色的水润光泽。

按着《神农药典》的讲述,这是更大化地激活各种药材的药性。

苏林把药放进研钵里面,拿着石臼迅速地捣烂,最后在研钵底部出现了一点液体精华。

苏林取了一个一次性的纸杯,把精华给倒了出来,最后汇聚成小半杯墨绿色的液体。

苏林小心翼翼地端着,过去直接拔掉爷爷鼻子上的插管,轻轻地扶起他,将药液精华倒了进去。

接下来,苏林便站在病床边,睁大眼睛看着爷爷的动静。

能不能成就在此一举了,爷爷啊,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苏林捏着拳头,一双眼睛时不时地扫了扫心电图机,然后又看向爷爷的眼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就已经十分钟过去,爷爷不仅没有好转,而且气息越来越微弱,心跳越来越慢,情况越来越不妙。

难道没效?

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受了那么多的耻辱,没有想到却救不活爷爷的命。

什么《神农药典》,连爷爷的命都救不了,要你干什么啊?

苏林的眼眶里面又蓄满了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的身体已经在颤抖了。

也就在这一刻,爷爷的眼皮微微翻动了一下,心电图机的心跳率数字也在快速攀升,几秒钟就恢复到了正常人的心率。

苏林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抹了一把眼泪,再看爷爷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正常了许多。

绝处逢生!喜不自胜!

苏林激动地问道:“爷爷,你感觉怎么样?”

王楚河的眼珠子转了转:“我感觉好多了……我想喝水,我有点饿……”

苏林的眼泪夺眶而出……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了。

 
第五章

爷爷已经有多少天都没有想吃东西了啊。

“爷爷,你等一会儿,我这就给你去买。”苏林说着便冲了出去。

王楚河是老中医,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极其的了解,此时胃部的疼痛感消失,没有任何的问题。

很快,苏林端了一碗粥进来,见爷爷身上还有各种管子、仪器,放下东西便按了呼叫器。

一个年轻小护士走了进来,秀眉轻蹙,颇有几分不耐地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苏林说:“给我爷爷把这些玩意儿取了,我爷爷饿了,要吃东西。”

年轻小护士一脸惊诧,反问道:“哟,还在吃东西啊,胃都成那样了,你还在吃东西哟。你钱凑够了吗?手术还做不做的啊?不是给你们说要做胃部手术是不能吃东西的吗?哦,我明白了,你们凑不够钱,不打算救了是吧?打算破罐子破摔是吧?”

王楚河摇头说:“我没事了,我感觉我挺好的。”

“胃都成那样子,还没事,老人家,你为了给儿孙们省钱,也不至于这样吧?”小护士见苏林眉头皱起,显得有些几分不耐,当即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反正救不救都是由你们自己决定,就当我多嘴行吧。”

小护士说罢帮着取了仪器,咕哝几句,便扭着纤细的小蛮腰走出了病房。

王楚河吃饱喝足,放下碗筷,道:“你去问问现在能不能办出院,我们回去。”

苏林道:“爷爷,先在这里住一晚,家里出了点儿事,现在回去没地方住。”

苏林将房子被人一把火烧了的事情给爷爷讲了一遍,当然没有说找赵刚借高利贷,低三下四找人借钱的事情。

王楚河没有多么的愤怒,相反还出奇的平静:“没事,房子烧了可以再建,反正那也是烂房子,只要人没事就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临睡前,苏林再给爷爷把了一下脉,脑海里面再一次出现了那个药方。

瞧那样子应该是还没有把爷爷的病治完全,他又按着之前的步骤重新捣了药液精华给爷爷喝。

王楚河奇道:“你是用这药治好我的病的?”

苏林点了点头。

“你跟谁学的?”王楚河是老中医,一眼就看到这个药方是他之前并没有见识过的。

“您得病了,我回去翻了您留的那些药书,在医书上面看到的。”苏林半真半假地说。

王楚河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小子,还真是青出于蓝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翌日清晨,天刚刚放亮,苏林就醒了过来,精神抖擞。

过没多久,爷爷就醒了过来。

他再去给爷爷把了一下脉,脑海里再没有出现任何的药方,看来爷爷现在的身体非常健康了。

苏林下楼买了早餐,回来之后,爷爷已经亲自下床洗漱完毕。

令苏林更加意外的是,爷爷以前吃三个包子就饱了,今天一口气吃了十个。

刚用过早餐,王楚河的主治医生高溪福就来了。

高溪福刚上班就找护士询问王楚河的事情,听闻他安然无恙,而且能吃能喝能动,精神状态比以前更好。

高溪福心想这就邪门了呢,还没到查房时间便走了过来。

对王楚河仔仔细细询问、检查了一番,发现这老人家的身体似乎更硬朗了一些,胃部比血气方刚的小年轻都要健康。

这样的奇迹,高溪福大惑不解。

肯定胃部出血是假象,胃镜兴许出了故障,检查的结果有点问题。

高溪福很想把王楚河留下来好好的研究研究,但是患者提出要出院,他也没办法,只能应了下来,给办理了出院手续。

苏林他们收拾好东西,去收费窗口退了一千多块钱,骑着摩托车载着爷爷就回村了。

苏林他们刚走没多大一会儿,王楚河唯一的儿子王青山就来到了医院。

王青山之前偷偷给老家伙买了一份意外保险,王楚河如果因为意外死亡,他将得到十万块钱的保险赔偿。

王青山得知老家伙胃部大出血,所以就想通过在医院的关系,给老家伙开一个意外事故导致胃部大出血、经抢救无效而死亡的证明。

只要有医院的盖章,十万块钱的保费就会马上到账。

想到即将得到十万块钱的意外之财,王青山昨天夜里一宿没睡着,激动的在堂屋里走了一夜。

他确定苏林没有借到钱,老家伙病危,肯定熬不到早上了。

为了稳妥起见,王青山到医院后先去了老家伙的病房,发现病床上没有老家伙的身影,两个护士正在铺着床单。

“护士,请问王楚河的人呢?”王青山问道。

“走了。”一个护士头也不抬地答道。

走了,果然走了,走的好啊。

我才是你的亲儿子,你居然挣了钱都给一个外姓人,你死了,我埋都不会埋你。

王青山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高溪福。

“高医生,我是王楚河的儿子王青山,王雅莉是我的女儿,她给您打过电话了吧?”王青山笑眯眯地说道。

“嗯,打过了。”高溪福淡淡地扫了他一下,应道。

“麻烦您给我家老爷子开个死亡证明。”王青山笑着说。

“死亡证明?他死了吗?”高溪福讶然道。

王青山愣了愣,心想老家伙是昨天夜里死的,可能高医生不知道。

“是的,我刚去病房看了,护士说他已经死了。”王青山又说。

“怎么可能呢?老爷子身体好的很呢,今早已经出院回去了,人没死,我怎么开死亡证明呢?你不是他儿子吗?你还不知道这事?”高溪福哭笑不得地说。

“啊?”王青山感觉有点儿懵,讶异地问道,“我听说他胃部大出血,不是熬不过昨夜的吗?”

胃部大出血,熬不过昨夜都是出自于高溪福之口,但现在人家活的比谁都好,要再承认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高溪福摆了摆手:“没有没有,不是这么个情况,他没事,胃部有点儿小毛病,用了点儿药就好了,他和他孙子已经回去了。”

刚说完就听到有护士在叫高医生,他急急忙忙而去。

王青山呆呆的立在当场,又羞又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这小子从头到尾都在骗人!

故意演一场苦肉戏,把我当猴耍呢?

苏林,你完蛋了,这口气不出,我誓不为人!

 
第六章

坎坷不平的石头路两边青山绵延,绿树成荫。

大洼村属于比较偏远的乡村,地处青山县和青河县交界处,贫穷、落后、交通闭塞。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别的村子里面早就已经是户户通水泥路了,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进大洼村的路却从来没有修过,一到下雨的时候,道路两边的沟渠涨水,路上泥泞的寸步难行。

苏林他们刚刚拐过一个弯,突然间看到前面有一辆白色的轿车栽到了沟里,车子已经严重变形,沟坎又很陡,车子几乎是头朝下倒立在里面的。

“苏林,快救人!”王楚河赶忙叫道。

苏林停了车,便听到里面有求救的呼喊声。

苏林迅速的冲了过去,看到轿车里面的安全气囊都已经起来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坐在驾驶室,安全带将他紧紧的倒挂在椅子上,整个人被安全气囊包裹着。

而在后面,有一个穿着短裙的极品美女满头鲜血,已经昏迷过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大叔,我来救你。”苏林扒了过去,对着半开着窗的驾驶室叫了一声。

“先……先救我女儿,先救我女儿,我……我没事。”中年大叔脸色苍白,艰难地叫着。

苏林灵活地绕过车头,发现后车门已经严重变形,他用力一拉,拉手“啪”的一声直接断开了,他又弯腰在土里抓起一块石头,大喝一声,一石头砸了过去,车窗“哗啦”一声直接碎裂,顾不得锋利的碎渣,伸手进去,拨开门锁,拉开了门。

苏林一摸这美女的额头,已经有些冰冷,气息也非常的微弱,头部遭到重创,失血过多,再要耗上五分钟,只怕就要香销玉殒了。

苏林跟着爷爷学中医本就是为了悬壶济世,危难当头,他不假思索,探着身子进去,把美女从车子里面抱了出来,将她平放在地面上。

美女的父亲在王楚河的帮助下已经从驾驶仓里面爬了出来,爷爷正在给他检查身体。

中年男人心急如焚,摸出手机赶忙拨打120。

苏林立即给美女把脉。

美女身体有任何的问题,脑海里都会出现药方。

“头部重创流血,另外……怎么好像还有中毒的迹象?”苏林看到脑中出现的药方,心中微讶。

苏林站了起来,四处看了看,见不远处有一株紫珠草。

他过去摘了过来,在手心将紫珠草的药性激活,放进嘴巴里嚼烂,涂在了美女头部流血的位置。

经过真元之气激活后的紫珠草药性极好,美女头部的流止迅速的止住,一条命算是保住了。

但是给她解毒的药草这周围没有,不好找,只能等以后再说了。

中年男人呼叫了120过来,关切地问道:“小伙子,我女儿怎么样?”

苏林道:“失血过多还处于昏迷之中,得尽快送到医院,要不然再耗下去估计还是会有性命之忧。”

中年男人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抬头看了看远处:“我刚已经叫了120,估计过来还得几分钟。”

“没事,半个小时没问题。”苏林一直握着美女的脉搏。

只要紫珠草的药性尚在,头部再不大出血,就没事。

中年男自称姓伊,叫伊泽川,他的女儿叫伊楼兰。

父女二人出来办事,在刚刚拐弯的时候,迎面驶过来了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眼看就要撞上了,驾车的伊泽川猛然间变向,车子与路边的树木石头经过剧烈的碰撞,直接倒栽进沟里面了。

逃过一劫的摩托车车主依然还回过头骂了一句,理都没理车祸现场,扬长而去。

所幸苏林来的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苏林见美女的呼吸逐渐平稳,对伊泽川道:“建议送到医院后仔细的检查一下,我感觉她好像中了一种奇特的毒。”

“中毒?”尹泽川讶道,“这不可能吧?她怎么可能中毒呢?”

“具体的我也不了解,去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吧。”苏林轻声说。

没过多大一会儿,救护车和保险公司的人已经过来。

伊楼兰被迅速的抬上了救护车。

伊泽川听到医生说女儿没有性命危险之后,对苏林感激涕零,从皮包里面拿了三沓钞票递了过去,称这是苏林救他们父女性命的报酬。

苏林说这只是举手之劳,要拒绝,但伊泽川极是热情,非得要给报酬,而今苏林正是缺钱的关键时刻,最终还是收下了。

伊泽川再给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交待了一下,这才跟着上了救护车,往医院而去。

三沓钞票,每沓都捆了起来,足足三万。

长这么大,苏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爷爷,钱给你。”苏林递了过去。

“别人给你的钱,你收着。”王楚河推了回去,“我住院交的钱,你是找人借的吧?”

苏林搔了搔头,讪讪笑道:“爷爷你都知道。”

“我不仅知道你是借的,而且知道你是找赵刚那混小子借的高利贷对不对?”王楚河问。

苏林点头,坦白承认:“爷爷,你咋知道的?”

“爷爷把你养了二十年,还不了解你吗?你在大洼村找谁借得到钱啊?你去找他们借钱,就是自取其辱!”王楚河重重地说道,“我在大洼村生活了一辈子,一个个什么德行,我门清的很。别看他们一个个平时对着你笑嘻嘻的,一旦涉及到钱的事情,你就是他们祖祖辈辈的仇人。唉,这也是咱们村穷人太多,钱都是他们的命……”

苏林一边骑着摩托车一边听爷爷发着感概,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回到了村子里面。

看着已经烧烂的不成模样的屋子,王楚河依然很平静,说:“这一把火烧的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咱们干脆把这房子推了重新再糊一个,无非就是费点力气的事情。”

苏林重重地一点头,目光定定地说:“爷爷说的极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还活着,一切都还有机会。”

王楚河和苏林二人在烧的漆黑的屋子里面走了一圈,基本没有什么能用的东西了。

 

下方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风桦绝代(回复书名:山野小仙医)即可继续阅读啦!

《山野小仙医》苏林 / 洛清秋最新章节,作者:秋天的竹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点此阅读《山野小仙医》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小说推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dushu.com/?p=1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