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神》项飞羽 / 林云舒最新章节,作者:飞羽战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王牌战神

作者:飞羽战神

主角:项飞羽 / 林云舒

完结

项飞羽替岳父顶罪入狱,服刑期间,被特战队选中,远赴大西北戍卫,浴血奋战八年,终成战神!功成名就归来,项飞羽只想守在老婆身边,为她遮风挡雨,弥补八年来欠下的情债!

第一章

八年了。

我终于又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

八年前,我还是松山大族林家的上门女婿。

岳父酒驾出事,我被岳母安排顶包,因此入狱。

服刑期间,我被一支特殊队伍选中,远赴大西北执行任务,一待就是八年。

八年里,我经历无数腥风血雨,九死一生,而我也最终成为令八方闻风丧胆的军主战神。

燕城,北郊陵园内,一座墓碑前,摆满了鲜花。高大巍峨的墓碑上面,有一张铁血卫士的遗照。

一名浑身散发着浓烈杀气的男子,用手抚摸着墓碑上的遗照,可能是太用力,指甲前端和关节都有些发白,“兄弟,你放心去吧,你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

“军主,您安排去松山的专机已经到了。”一名戎装素裹的女卫士向男子敬了个礼。

……

松山市,美岭小区。

项飞羽提着两大包行李,行走在小区里,惹来了不少非议的目光,对他指指点点。

“你们快看那小子一看就是刚从里面出来的。”

“可不嘛,一脸凶相,一看就不是好人。”

“听说在里面待过的人都是变态,咱们还是躲远点吧。”

项飞羽扭头看向那些人,也不知是他长相太凶,还是身上杀伐戾气太重,那些人吓得立马闭上嘴,四散逃命。

他今天没有穿军装,又剃了个光头,乍眼看上去,确实很像刚放出来的。

这次返乡回来,他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好好陪在老婆林云舒身边,弥补八年来欠下的情债。

另外,他还要查清楚好兄弟马云超的死亡真相。

前面那栋楼就是阔别八年的家。

谈不上有多熟悉,更多的还是陌生,当年出事时,项飞羽和林云舒刚刚成婚,他搬来这里还不到一个月。

项飞羽放下行李,坐在上面,点上一根红塔山,抽了两口,两根夹着烟卷的手指明显在发抖。

八年来,他杀敌无数,从未手软,更别说手指发抖。

但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老婆,项飞羽紧张了。

这一幕要是让他那些部下看到了,非得惊掉一地眼珠子不可!

打死他们都不相信,杀人如麻,万军丛中轻取上将首级的飞羽战神,也会有紧张的时候。

“云舒,你动作快点,今天是你爷爷的生日,咱们可不能迟到了。”

“行了,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云舒心里有数。”

“云舒,庄少爷知道今天你爷爷过生日吗?”

“庄少爷一早就给云舒打电话了,还说要给老太爷献上一份大礼呢。”

“是吗?不愧是超级大族的少爷,出手就是阔气,这次咱们家都要跟着长脸了!”

林明德和季秀云笑意吟吟走出楼道,身后跟着的林云舒却是满脸阴霾,一点也不高兴。

林云舒虽然板着脸,却仍然掩盖不住她那张精致的面孔,宛如巨匠精雕细琢一般,一袭紫色碎花连衣裙,完美勾勒出傲人身材!

项飞羽抬头看见林云舒,顿时愣住了,指间的红塔山已经燃尽,他却浑然不知。直到嗅到空气中弥漫着肉糊的味道,他才回过神来,悄悄把烟屁股攥在手里,碾碎。

他知道林云舒不喜欢烟味。

八年了。

岁月竟然在林云舒脸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林云舒还是那么漂亮!

项飞羽只是傻笑,八年来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千言万语,见到林云舒后,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飞羽?”林云舒见到项飞羽后,俏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当年是她头脑一热,嫁给了项飞羽,但他们之间也是曾经有过感情的。

再加上项飞羽替他爸爸顶罪入狱,她一直心存愧疚,八年来,只要一闲下来,她就会想起项飞羽。

林云舒不是没找过项飞羽,可是打到大西北的电话,那边都说查无此人,她还以为项飞羽出了意外,为此她的心一直备受煎熬。

“云舒,我回来了。”项飞羽腹中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项飞羽?你还有脸回来?”季秀云看项飞羽那狼狈样,讥讽道,“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德行,人不人鬼不鬼的,像个劳改犯似的,还回来干嘛?想让街坊邻居看我们笑话吗?”

“什么叫像?他就是个劳改犯。”林明德纠正道。

“对对对。是我口误了。”季秀云点点头,疾言厉语道,“项飞羽,你应该有自知之明,自打你入狱那天起,你跟我们家云舒就注定再也不可能了,识相地就赶紧跟云舒把婚离了,然后有多远滚多远,看见你就烦!”

“项飞羽,你听到没有,别再做春秋大梦了,云舒不可能再跟你,乖乖地把婚离了!”林明德冷冷道。

“爸,妈,你们说什么呢?”林云舒实在听不下去,抱打不平道,“爸,当年要不是飞羽替你顶罪,今天站在这里的就是你!”

林明德撇了撇嘴,有些无言以对。

季秀云连忙道:“我说你这丫头,你到底帮谁说话?我和你爸可都是为你好!”

林云舒掷地有声道:“我谁也不帮,我只帮良心!

八年前,你们可还记得是如何哀求飞羽帮忙的?

你们又是如何向飞羽保证的?

苍天在上,你们可还记得这些?”

林明德和季秀云顿时讶然失声。

林云舒这一番言辞,听得项飞羽心中一阵感动,这八年来所受的苦,全都是值得了。

他没看错人!

林云舒走到项飞羽跟前,不冷不热道:“飞羽,回来了就好,以后好好做人。”

八年了,再炙热的感情也早已经凉透,更被说林云舒和项飞羽之间,自始至终也没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

林云舒之所以没有像林明德和季秀云那样嫌弃项飞羽,并不是还有感情,而只是因为她有良心!

“飞羽,你先去冲个澡,然后换身衣服,跟我们一起去参加爷爷生日宴。”林云舒淡淡道。

“云舒,你没搞错吧?爷爷生日宴全家族的人都在,你让项飞羽去,这不是存心让咱们家难看吗?”林明德第一跳出来反对。

季秀云同样极力反对,“云舒,你别忘了,庄少爷也会去,到时候让他碰上项飞羽,你该怎么解释?”

林云舒顿时急了,“第一,我还没和项飞羽离婚,那么他就是我林云舒法律上承认的丈夫,我带自己的丈夫去参加爷爷生日宴,有什么丢脸的?

第二,我自始至终都没答应要嫁给庄志鹏,是你们一厢情愿,想要攀高枝,我用得着跟庄志鹏解释吗?”

林明德和季秀云说不过林云舒,也只能作罢。

在卫生间洗澡的项飞羽听到这一切,更加坚定复原留下来的想法,余生他什么也不干,就守在云舒身边,帮她遮风挡雨!

项飞羽换好衣服,就跟着林云舒她们一起离开小区,几个人准备打车去参加林老太爷生日宴。

可能是赶上下班高峰期,出租车本来就少,林云舒好不容易拦到一辆,结果那司机看一眼项飞羽,吓得连忙踩地板油溜了。

“云舒,我说不让项飞羽去,你偏不听,你看他那衰样,一看就是刚从里面放出来的,人家敢拉咱们才怪!”季秀云双手环抱胸前,横竖就是看不上项飞羽。

林明德急得团团乱转,“这可如何是好啊?老爷子生日宴这么重要的日子,咱们家要是去晚了,肯定会被有心人揪住不放,大做文章!”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驶来一列军绿色的豪车队,浩浩荡荡停在林云舒一家面前。

 
第二章

“你们是?”林云舒有些发懵,她根本不认识这些人,而这些人明显是冲她们来的。

“请上车。”车上下来一名年轻小伙子,正气凛然道。

小伙子虽然穿着便装,但项飞羽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个新兵蛋子。

松山守备团那些老人还真能搞事,项飞羽回来之前,三令五申,让他们不要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他们就不是听。

松山守备团一号负责人的专车队都派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项飞羽决定的事,没人能拦得住,别说把松山守备区一号负责人的专车派来,就算是西北方面的一号负责人亲自出马,他也还是那句话——退伍!

“云舒,别管那么多了,有车坐就赶紧上,要不然真来不及了!”林明德第一个爬上车。

季秀云也笨笨咔咔爬了上去。

她见林云舒还没有上来的意思,连忙招手道:“云舒,你就别傻愣着了,早就听说庄家跟松山守备团关系密切,他们一定是庄少派来的。”

庄志鹏?

林云舒有所怀疑,据她所知,庄家虽然是将门之后,但自从庄老太爷去世后,他们家就没有人在守备团里任职,似乎调不动这些车。

可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林云舒眼角余光扫到了项飞羽,刚好瞄见那个小年轻好像在向项飞羽敬礼,她连忙扭过头来,却发现项飞羽已经按住那个小年轻的手。

林云舒秀眉间顿时闪过一抹讶色,难道是错觉?

项飞羽显然也注意到林云舒诧异的目光,朝她傻笑着挠了挠头,随即纵身一跃,娴熟地上了车。

这种战地越野车底盘比较高,一般人想上去比较费劲,他爸妈都是爬上去的,然而项飞羽却一点不费劲,像是经常坐这种车。

难道真是他?

林云舒脑中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一闪即逝,很快就被她否定了。

林云舒苦笑着摇摇头,她可能是太想项飞羽出人头地,都产生幻觉了!

怎么可能是他?

一个在大西北劳改半年的犯人,怎么也不可能跟松山守备团扯上关系?

或许真是庄志鹏,毕竟庄老太爷虽然去世了,但关系可能还在。

龙腾山庄。

林家旗下产业,林家每次举行大型活动,都选择在这里。

今天龙腾山庄装点的非常喜庆,停车场停满了各类豪车。

“惠萱姐,你说林云舒那贱人一家怎么还没来?”林思聪嘴里叼着烟,吞云吐雾着。

林思聪是林家老太爷林鸿茂的长子长孙,也是林老太爷重点培养的继承人,现任林氏地产部门主管。

“思聪,你可别这样说人家,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你二叔家的亲堂姐。”林惠萱嘴角挂着一抹轻蔑的笑容。

林惠萱是林鸿茂三子林明载的女儿。由于林惠萱的外公是松山权贵,母亲也是市里的人,所以林惠萱在林家的身份地位一直都很高,就连林老太爷林鸿茂都不敢太深说她。

林惠萱一直嫉妒林云舒,从小到大,无论干什么,她都始终比不过林云舒。

上学时成绩没林云舒好,毕业工作了,能力又远不及林云舒。她虽然在林氏也挂着一个主管的职位,但与林云舒这个工程管理部的主管相比,她那就是个没有权利虚职。

她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这次大伯林明厚由于身体原因,卸任了公司副总经理一职。

职位空出来后,有资格继任的只有三个人,林思聪,林云舒,还有她。

她发誓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输给林云舒。

就算是她当不上这个公司副总经理,也绝不能让林云舒骑在她头上!

“惠萱姐,咱俩这关系,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全林家谁不知道你最痛恨林云舒?要不是林云舒这个贱人从中搅合,你早跟庄少爷双宿双栖!”林思聪故意挑拨道。

一提到庄少爷,林惠萱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狠辣,后槽牙都快咬碎了,“林云舒,你这个有夫之妇的贱人,你明知道我爱慕庄志鹏,却仍然插上一腿,你究竟置我于何地?!”

林思聪见林惠萱生气了,嘴角勾出一抹阴鸷笑意。

本来他子承父业,当选副总经理,顺理成章,但半路杀出个争夺者林惠萱,这使他变得很被动。

要想坐上副总经理位置,他必须施展些手腕。

“惠萱姐,你看林云舒她们家来了!呦吼?这排场够大的,连守备区负责人的专车都派来了,不用想,一定是庄少托关系找的!这个林云舒还真有些手腕,把庄少治得服服帖帖,为了给她撑面,竟然不惜动用庄家老太爷关系!”林思聪啧啧感叹道。

林惠萱闻言肺子差点没气炸,紧握粉拳,指甲刺入肉中,却浑然不知,“林云舒,你找死!”

林思聪瞄了林惠萱一眼,眉宇间闪过一抹满意,随即悄然溜进山庄,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军绿色豪车停在山庄门口。

林云舒一家从车上下来。

林惠萱便咬着牙向这边走过来,盛怒道:“林云舒,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惠萱,你这是?”林明德小心翼翼问道。

“这里没你的事!”林惠萱没好气道。

林惠萱仗着外公家势力大,从来没把林明德这些长辈放在眼里,更没叫过林明德一声二伯。

林明德撇了撇嘴,敢怒不敢言。

季秀云也噤若寒蝉。

“林惠萱,你有病吧?”林云舒拧紧秀眉道。

啪!

林惠萱一巴掌抽在林云舒脸上,林云舒左边脸上顿时现出五跟红手印,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项飞羽并没来得及阻止。

“林云舒,你不知道今天是爷爷的生日吗?你竟敢托大迟到?我今天就代表爷爷收拾你!”林惠萱怒喝一声,再次向林云舒挥手过去。

啪!

又一声脆响!

不过这一次不是林云舒,而是林惠萱捂着脸!

没有人看清楚怎么回事?

“林云舒?你个贱人,你敢打我?”林惠萱怒不可遏,咬着牙,向林云舒扑过来。

啪!

又是一个耳光,林惠萱直接被抽倒在地。

这一次大家看清楚了,竟然是项飞羽打的。

卧槽!

林云舒一家全都懵了,尤其是林明德和季秀云夫妇二人,眼珠子都差点掉在地上。

林惠萱是什么人?

那可是连老太爷林鸿茂都不敢深说的大人物?

她外公是松山掌权人!

她母亲是市里要职部门负责人!

项飞羽竟敢伸手打她?

这不是给他们家找麻烦吗?

“项飞羽,你这个害人精,你闯大祸了!”季秀云回过神来,指着项飞羽的鼻子,啐骂道。

林明德也气得跳脚大骂,“姓项的,你这个扫把星,我就知道你回来,我们家准没好!”

林明德和季秀云连忙过去扶林惠萱,谄笑着跟人家赔礼道歉。

项飞羽耸了耸肩,根本没在意,而是转过身去,看向林云舒,一脸担忧道:“云舒,你没事吧?”

林云舒点了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飞羽,你……”

“为你!我可以得罪全世界。”

项飞羽嘴角挂着一抹和煦笑容。

林云舒闻言顿时愣在原地。

“爷爷,您快来吧,云舒姐和惠萱姐因为争夺副总经理的职位,在外面打起来了!”林思聪扶着林鸿茂,快步从山庄里面出来,身后跟着一大群林家人。

 
第三章

“住手!”林家老太爷林鸿茂吼了一嗓子,声音都变了,气得身子在不停颤抖。

他误以为林明德和季秀云在对林惠萱动手。

林明德和季秀云夫妇二人闻言吓一大跳,连忙松开手以示清白,林惠萱也扑通一声又摔在地上。

“林明德!”林鸿茂瞪着一双血目,手中拐棍用力敲向地面,发出震天怒吼。

“爸!您听我跟您解释!”林明德胆子本来就小,又被这么一吓,两条腿当即就变成了面条,跪在林鸿茂面前。

啪!

林鸿茂一拐棍就把林明德打倒,愤骂道:“逆子!”

林云舒见爸爸挨打了,连忙过来解释,“爷爷,是惠萱先动手的!”

林思聪突然站了出来,“云舒姐,事到如今,你还解释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副总经理的职位吗?至于跟惠萱姐动手吗?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爷爷的生日?”

“爷爷,我……”林云舒还想解释。

林鸿茂根本不想听,狠狠瞪一眼林云舒,便直奔林惠萱走去。

林思聪冲林云舒得意一笑,随后紧随老爷子身后,先一步扶起林惠萱,“惠萱姐,你也是的,一个副总经理有必要吗?林云舒想要给她就是了,犯不着动手,人家一家人动手打你一个,吃亏了吧?”

“思聪,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我们什么时候一家人动手打惠萱了?”林明德争辩道。

林思聪摇头叹了口气,“二叔,你们一家人动手打惠萱,大家都亲眼见到了,你不会这样也想狡辩吧?算了,二叔,今天是爷爷的生日,我不想让大家闹得不愉快,不就是一个副总经理吗?我现在就宣布退出,让云舒姐来当,不就完了吗?”

林鸿茂满意看向孙子林思聪,脸色总算缓和一些。

林家亲戚也一致认为林思聪懂事,识大体,有担当!

“不行!我不同意!”林惠萱愤恨起身。

林思聪假惺惺劝道:“惠萱姐,大家都是一家人,别闹得那么僵,既然云舒姐那么想当,你就让她当呗。”

林惠萱咬牙切齿道:“这个副总经理的位置谁当都可以,就是不能让林云舒当!”

“惠萱姐,你看看你!”林思聪摇头叹气,随后扭头看向爷爷林鸿茂,“爷爷,您也看到了,孙儿尽力了。”

林鸿茂点点头,对林思聪的表现十分满意,随即冲林云舒和林惠萱冷哼道:“这个副总经理的位置,你们俩谁也甭惦记,我心中早已经有人选了。”

此话一出,林家人议论纷纷,本来就只有三个人有资格当选副总经理,现在其中两个被老爷子否定了,那么就只剩下一个。

谁来接替这个副总经理的位置,不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林思聪心里那叫一个得意。

“惠萱,你说刚才到底怎么回事?”林鸿茂质问道。

林惠萱用手指向项飞羽,“爷爷,林云舒在外面雇人来打我!”

“哦?有这种事?”林鸿茂皱着眉头看向项飞羽,所有人的目光也唰一下全都转到项飞羽身上。

当年项飞羽与林云舒结婚时,林家老太爷嫌丢人,禁制大操大办,林家人对项飞羽基本上没有印象,只是听说林云舒嫁了个废物男人,后来那个废物犯法入狱劳改去了。

所以,他们并没有认出项飞羽。

林鸿茂同样如此,只是觉得项飞羽身上戾气冲天,不像好人,“林云舒,你好大的胆,竟敢在外面雇人来打自己家人!”

“爷爷,您误会了,他不是外面人,他是项飞羽!”林云舒介绍道。

“项飞羽?”林鸿茂仔细端详一遍项飞羽,瞳孔倏地缩成一点,他虽然没见过项飞羽,但这个名字他却已经快听出茧子了。

八年来,他每次向林云舒提出让她改嫁,林云舒都会把这个名字搬出来,搪塞他。

“他就是你那个结婚不到一个月就去大西北劳改的丈夫?”林鸿茂再三确认道。

林云舒点点头。

林鸿茂脸色顿时阴沉到极点,仿佛随时都能捏出水来。

林思聪见爷爷不高兴了,连忙指责道:“云舒姐,你这样做也太不把爷爷放在眼里了吧?今天可是爷爷过生日,你竟然把一个劳改犯带来了,你这明摆着就是给爷爷触霉头呢?”

林家人也对林云舒这种做法十分不满,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林云舒维护道:“林思聪,请你说话注意点,飞羽已经刑满释放了,他现在和大家一样都是普通公民,别一口一个劳改犯的叫着!”

林惠萱冷哼道:“劳改犯就是劳改犯,还和大家一样,你的意思爷爷也是劳改犯吗?”

“放肆!”林鸿茂鼻子差点没气歪。

“惠萱姐,这就是你不对了,爷爷年轻时可是边防守备团的铁血卫士,还立过战功。他老人家平生最痛恨犯法之人,你把他老人家跟一个劳改犯相提并论,这不是诚心让他老人家不高兴吗?”林思聪指责道。

林惠萱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过,便闭上嘴巴。

这也就是她,换做旁人这么说,林鸿茂早把他逐出林家了!

“林云舒,我不管他是谁,今天都不准上我林家的餐桌!”林鸿茂掷地有声道。

“可是,爷爷,我和飞羽是领过证的,法律上承认的合法夫妻,他也是跟我一样来给您拜寿的。”林云舒争取道。

“林云舒,你大胆!”林思聪跳出来喝斥道,“爷爷不追究他打惠萱姐已经是对他格外仁慈了,你竟然还想让他上桌吃饭?”

“云舒,你瞎说什么呢?今天你爷爷过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项飞羽这个劳改犯怎么有资格上桌?”林明德挤眉弄眼道。

季秀云也把林云舒拉到一旁,“思聪说的没错,是我们家考虑不周,把项飞羽这个劳改犯带来了,我这就让他滚蛋,绝不扫大家的兴。”

“我不想看到这个人,你们要是执意想留下他,就给我跟他一起滚!”林鸿茂咬牙切齿,没有一点商量余地。

“云舒姐,你听到没?”林思聪讥笑道。

林惠萱愤吼道:“还不赶快滚!”

林家人也一个个跟着冷嘲热讽。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列由钢铁巨兽组成的队伍,开进龙腾山庄,掀起漫天烟尘。

一名肩扛两毛二的中级保卫人员从钢铁巨兽上面跳下来,跟他一起下来的几名铁血卫士,手里抬着三块金边牌匾。

“金刀铁马!”

“无敌战神!”

“将门之家!”

 
第四章

“爷爷,您快看,好像是松山守备团的人?”林思聪激动道。

林鸿茂戎马半辈子,不用林思聪提醒,他也知道这些人来历,连忙迎了过去。

“老家主太有面子了,过生日,守备团都派人前来祝贺!”

“那是当然了,老家主想当年也是立过战功的人!”

“在松山守备团眼里,除了庄家那个去世的老爷子外,就咱们老家主最有面子了!”

“你们快看,守备团还不是空手来的!”

林家人议论纷纷,连忙跟了过去,这种大场面,他们可不想错过。

林云舒朝项飞羽投过来歉意眼神,“对不起,飞羽。”

项飞羽不以为意一笑,“没关系,你若安好,我便是晴天。”

“油嘴滑舌!”林云舒白一眼项飞羽,便也跟了过去。

林明德和季秀云警告项飞羽两句,同样跑过去。

项飞羽蹲坐在水泥台上,点上一根红塔山,看向不远处那几辆钢铁巨兽,无奈叹道:“看来松山守备区这群老人还是不死心啊!”

“林家家主林鸿茂,欢迎各位!”林鸿茂尽量挺直腰板,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笔直。

“受松山守备区总负责人命令,现将这三块金边牌匾送到林家,请接纳!”两毛二中级护卫人员如一杆标枪立在原地,铿锵有力喊道。

松山守备区总负责人?

林家人顿时觉得脸上风光无限!

然而,林鸿茂却有些受宠若惊了,他年轻时虽然戍守边疆,立过几次战功,但那都是很久远的事了。

况且,他复原之后,就一直经商,跟守备团里的人并没有联系,至于松山守备区总负责人,他连面都没见过一次,人家为什么给他送牌匾?

林鸿茂满肚子疑惑,但人家把牌匾亲自松山门,那肯定就是没送错,不管了,先把匾接过来再说。

“思聪,接匾!”林鸿茂吩咐道。

“嗯。”林思聪点点头,便立即和林家几个年轻小伙子,把三块金匾牌匾从守备团卫士手中接过来。

林家人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光荣的微笑,“金刀铁马!”这说明老家主当年一定骁勇善战!

“无敌战神!”

可以想象老家主当年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何等威风!

“将门之家?”

林家人面面相觑一眼,心中顿时升起一丝疑惑,“老家主当年不过是两毛一退下来的,级别还没有眼前这名中级护卫人员高,还称不上将门吧?”

林鸿茂自然也觉得有点过了,再三确认道:“这位中级护卫人员,敢问你们是不是送错地方了?”

那名两毛二中级护卫人员问道:“这里是松山林家不?”

“没错。”林鸿茂点点头。

“那就没有送错,任务已经完成,我们走!”两毛二中级护卫人员掷地有声道。

“慢着!”

项飞羽把烟屁股扔到地上,用脚碾碎成粉末后,便向这边大踏步走来。

“项飞羽?”

林家人当见是项飞羽,不由得把心提到嗓子眼。

项飞羽走到那名两毛二中级护卫人员跟前,冷冷道:“把牌匾拿回去!”

卧槽!

这劳改犯是不是疯了?

竟敢跟松山守备区两毛二中级护卫人员这么说话?

那牌匾可是守备区特地送给老家主!

他算哪儿根葱?

林家人向项飞羽投去愤怒眼神!

“飞羽,别乱说话!”林云舒也觉得项飞羽有点过分,刚才出手打林惠萱,是林惠萱自己找打,就算项飞羽不出手,她也会还手的。

可现在不同,项飞羽竟然对松山守备区的中级护卫人员不敬,这可是闹着玩的!

项飞羽耸耸肩,“我没有闹着玩,把牌匾拿回去,不然后果自负!”

“项飞羽!你放肆!”林思聪啐骂道,“你特么算哪儿根葱?金匾是守备区赐给爷爷的,你没有资格哔哔!”

林惠萱双手环抱胸前,讥笑道:“林云舒!我还以为你找了个什么样的老公呢?原来是个精神病!怪不得你到处跑骚了,要是我也耐不住寂寞!”

“林惠萱,你说谁呢?”林云舒气得双眼血红。

“都给我闭嘴!”林鸿茂喝止道,明显偏向林惠萱,随后向那名中级护卫,毕恭毕敬解释,“这位中级护卫,实在不好意思,这个人刚从里面放出来,脑袋有点问题,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那名两毛二中级护卫大有深意看一眼项飞羽,他只知道上面来个大人物,却不知道是谁,所以他不敢乱得罪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走!”

话音刚落。

那名两毛二中级护卫和他带来的卫士全部爬上钢铁巨兽。

项飞羽在下面冷冷提醒道:“我劝你们最好考虑清楚了该怎么做?不然可别后悔!”

那名两毛二中级护卫眉宇间显然闪过一抹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命令队伍离开。

松山守备团的人走后。

林家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幸亏人家守备团的人不跟项飞羽这个劳改犯一般见识,否则他们林家都有可能跟着倒霉。

“林明德,你还真是找了个好女婿!”林鸿茂怒极反笑道。

说完。

林鸿茂便转身向山庄里面走去。

林思聪和林惠萱同样向林云舒一家嘲讽两句,随后跟着林鸿茂进入山庄。

林家人无一例外,全都冷嘲热讽林云舒一家,说了不少难听话。

“云舒,我说什么来着?不让你带项飞羽这个扫把星,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不但副总经理的职位丢了,而且我们家以后在林家是再也抬不起头了!”林明德埋怨道。

季秀云同样唉声叹气,“云舒啊,云舒,你什么时候能听我和你爸说的话啊?”

生日宴马上开始,林明德和季秀云不敢再耽误时间,连忙跑进山庄。

林云舒对项飞羽刚才的表现也十分失望,“项飞羽,我知道八年来,你替我爸爸吃了不少苦,我也知道,我们林家欠你的,但这也不是你放纵,不把长辈放在眼里的理由!”

“好的。”项飞羽笑着点点头。

“项飞羽,你别误会,刚才在众人面前维护你,并不是因为我心里有你,而是我觉你有理,仅此而已!”林云舒无奈叹口气,又警告道:“还有,待会儿进山庄后,你千万别再放肆无礼,否则,连我也保不住你!”

“嗯。”项飞羽小鸡啄米般点头,他还以为云舒不让他进去了。

项飞羽跟在林云舒身后进入山庄。

山庄一楼宴会厅已经坐满了人,除了林家人以外,还有不少跟林家交好其他家族的人。

刚才外面发生的事,这些外人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松山守备区给林老爷子送来三块金匾贺寿。

“松山守备区总负责人亲自送上三块金匾贺寿!林老爷子,您真是太有面了!”

“林老爷子日后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我们这些贫贱朋友啊!”

其他家族的人逐一吹捧,林鸿茂如沐春风,荣光满脸,“一定,一定。”

林鸿茂远远瞥见项飞羽也跟进来了,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不过宾客这么多,他不想家丑外扬,也只能暂时忍下来。

今天来参加生日宴的人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座位,并没有项飞羽一席之地,林思聪自作主张,把项飞羽单独安排在靠门边的一张小桌子,旁边就是林鸿茂最喜欢的一只宠物狗。

项飞羽也没在意,反正他是陪云舒来的,坐在那里都无所谓,只是不知道是林思聪故意的,还是林鸿茂的宠物狗平时伙食就好。

项飞羽桌上的菜,竟然还没有那只狗丰盛!

“林老爷子生日快乐!”

山庄大门突然被推开,庄志鹏身后带着十几个人,浩浩荡荡走进来。

 
第五章

“庄志鹏?”

“庄少竟然也来贺寿了,林老太爷面子好大啊!”

前来贺寿的其他家族代表,一阵骚动,惊叹连连,他们大都是小门小族,平时根本没机会见到庄家这样准一流家族的少爷。

林惠萱见到庄志鹏来了,顿时眉飞色舞,连忙起身迎过来,恨不得贴庄志鹏身上,亲昵道:“志鹏,你来之前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庄志鹏在林惠萱身上狠狠盯一眼,随后扭头看见了姿色更胜一筹的林云舒,态度顿时冷下来,“林小姐,请你自重。”

庄志鹏一把推开林惠萱,随后走到林云舒身旁。

林惠萱气得贝齿差点没咬碎了,暗暗发誓道:“林云舒,我要你死!”

庄志鹏是准一流家族的大少爷,又是庄家未来的继承人,林老太爷林鸿茂自然不敢怠慢,亲自迎了过来。

庄志鹏没先搭理林鸿茂,而是扭头看向林云舒,这让林鸿茂很是尴尬。

“不好意思,云舒,我来晚了,我给老爷子准备的大礼,不知道你们收没收到?”庄志鹏尽量让自己显得绅士,语气轻柔道。

庄志鹏越是跪舔林云舒,林惠萱就越是生气,而在一旁隔山观虎斗的林思聪就越是高兴。

掐!

往死里掐!

掐死一个少一个!

林思聪嘴角勾出一抹得意微笑。

“大礼?”季秀云顿时惊呼一声,“庄少,莫不是刚才那份大礼是你送来的?”

季秀云越想越觉得那三块金匾是庄少爷托关系送的,她们来时坐得那辆守备区总负责人的专车,就是庄少爷安排的。

庄少爷既然能安排守备区总负责人的专车,那么以守备区总负责人的名义给老爷子送几块金匾并非难事。

“没错,看样子你们已经收到了。”庄志鹏笑道。

“这么说真是你送的了?”季秀云再三确认道。

庄志鹏愣下神,既然是大礼,在座这些垃圾当然送不起了,那么一定就是他送的,“当然是我了,不然谁还有这种能力!”

轰!

庄志鹏的话犹如一颗炸弹,在一楼宴会厅里瞬间炸开!

“原来松山守备团送给林老太爷那三块金匾,竟然是庄少爷安排的!”

“庄少爷还真是有心啊!”

“都说庄少爷看上了老二家那丫头,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传闻是真的了!”

“老二家那丫头若是能嫁入庄家,那么林家日后腾飞岂不是指日可待了?”

“那可不,林家起来,我们也就跟着好了!”

林明德和季秀云顿时一扫脸上的颓然,高昂起脑袋,犹如获胜公鸡。

“原来那三块金匾是庄少送的,我就说嘛,以我当年在边防护卫队的级别,还受不起‘将门之家’这几个字,庄少真是折煞我了。”林鸿茂毕恭毕敬道,能让松山守备团总负责人送出三块金匾,看来庄家的实力已经远超外界评价,早就已经步入一流家族。

庄志鹏满意点点头,可马上觉察出不对,“金匾?什么金匾?”

季秀云笑道:“行了,庄少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想给我们家云舒一个惊喜,你做到了!”

林明德随声笑道:“是啊,庄少,不光是云舒,我们整个林家都喜欢你送的这份大礼!”

庄志鹏有点懵,不过既然云舒也喜欢,那么他干脆就承认下来,反正也没有人来跟他抢。

就算有人来了,以他在松山的身份,大可以指鹿为马,料想也不会有人敢质疑他!

“哦,你说那三块金匾啊?没错,那就是我给老爷子准备的大礼,云舒你可喜欢?”庄志鹏笑道。

“真是你送的?”林云舒眼神中充满怀疑。

“当然了,不然还有谁能有这种实力?”庄志鹏拍着胸口保证道。

林云舒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项飞羽,见他正在大块朵硕扒着盘子里的菜,不由得叹了口气。

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项飞羽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一口饭也没吃,倒是真饿了。

庄志鹏注意到林云舒的目光,斜眼看向项飞羽,“这小子谁啊?”

林惠萱连忙跑过来,“志鹏,要说这位可是大有来头!”

“哦?是吗?”庄志鹏满脸不屑,在这里还有比他来头更大嘛?

林惠萱大有深意看向林云舒一家,林明德和季秀云夫妇二人脸色犹如吃屎一般难看,“他当然就是我们林云舒林大美女的老公!”

什么?

林云舒的老公?

他不是八年前就去大西北劳改了吗?

难道放出来了?

众人一阵惊呼,纷纷把目光转到项飞羽身上。

“惠萱!”林鸿茂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

林惠萱撅嘴道:“爷爷,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要护着他吗?他刚才不但打了我,还对松山守备区的中级护卫长不敬,难道这些您都忘了吗?”

林鸿茂面如茄色,说不出的难看。

庄志鹏大摇大摆走到项飞羽身边,鄙夷道:“你就是云舒的劳改犯前夫?”

项飞羽闷头扒拉盘子里的饭,没有搭理庄志鹏。

庄志鹏脸上顿时现出一抹怒容,拍桌吼道:“你特么耳朵聋吗?”

项飞羽静静地扒完最后一口饭,又打个饱嗝,不紧不慢道:“不是前夫,是合法丈夫。”

“放屁!”

庄志鹏嘴角顿时一抽,“本少说你是前夫你就是,不是也是!

本少在松山是何地位众所周知,就连松山守备区的总负责人都得给面子,不然你以为那三块金匾谁都能要出来?

就凭你这个穷比劳改犯也敢跟本少抢云舒,也不先撒泡尿照照你那狗样!

识相地就赶紧跟云舒把婚离了,本少还可以饶你一条狗命,如若不然,信不信本少当场诛了你!”

项飞羽冷静回道:“你确定那三块金匾是你送的?”

林惠萱讥笑道:“不是庄少送的,难不成还是你这个劳改犯垃圾送的?”

哈哈!

此话一出,顿时引来一片嗤笑。

“确实不是我送的。”项飞羽淡淡道。

林惠萱白一眼项飞羽,鄙夷冷哼道:“谅你也没这个胆量承认!”

“准确的说那三块金匾是送给我的!”项飞羽纠正道。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林惠萱笑泪顿时就奔流出来。

林家人和那些外族代表也都快乐疯了。

“劳改犯,那三块金匾要是送给你的,我叫你爸爸!”有人嚷嚷道。

庄志鹏讥笑道:“劳改犯,你说瞎话也不先过过脑子,还送给你的?你以为你谁啊?戍卫区的战神吗?”

“你是怎么知道?”项飞羽一本正经道

卧槽!

庄志鹏差点没乐抽过去。

林家和那些外族代表乐得前仰后合,笑泪都飙出来了,这绝对是他们这辈子听过最大的笑话。

一个劳改犯竟然自称是戍卫区战神!

这人莫不是个精神病吧?

“傻子如果你是戍卫区战神,我就是天王老子!”

“那我还是玉皇大帝!”

林鸿茂见状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好好一个生日宴,就让项飞羽这个劳改犯给搅合了!

“项飞羽!你给我住口!”

林鸿茂气得浑身发抖,用力敲响手中的铁拐,“你算什么东西,值得人家给你送三块金匾?你不过就是个蹲了八年大狱的劳改犯,也敢恬不知耻地自称戍卫区战神?

你给我滚!

马上滚!

我们林家没有你这样的人!”

林云舒顿时觉得脸面发烧,眼含泪水,怒其不争道:“项飞羽,我做梦也没想到在里面待了八年,你会变成这个样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

林云舒负气而去。

“云舒?”

项飞羽在哄堂嘲笑声中追了出去。

他们前脚刚离开龙腾山庄,刚才那名两毛二的中级护卫人员便驾驶着钢铁巨兽,去而复返,闯入山庄。

林家人见松山守备团的人去而复返,不由得一惊,连忙迎了过来。

在座的所有宾客如数起身,紧随林鸿茂身后。

庄志鹏也收起一脸嘲讽,带人迎过去。

“中级护卫长,您这是?”林鸿茂看刚才还好好的两毛二中级护卫长,脸上缠着绷带,鼻青脸肿,显然刚才被揍过,难免有些诧异。

“奉上级命令,把金匾收回去!”中级护卫长掷地有声道。

 
第六章

什么?

取回金匾?

林鸿茂扭头看向庄志鹏,林家其他人,还有在座外族代表也纷纷把目光转到庄志鹏身上。

金匾不是庄志鹏送的吗?

取回去什么意思?

庄志鹏骑虎难下,干咳一声:“那个,这位中级护卫长,您好,我是庄家大少爷庄志鹏,既然这匾已经送过来了,我看就不要再收回去了!”

林惠萱真以为匾是庄志鹏送的,顿时没好气道:“志鹏,你没有必要跟他们客气,金匾不是你让守备区总负责人送的吗?他们这些人根本没资格拿回去!”

“对,惠萱姐说得对,哪有给人家的寿礼,还往回要的!”林思聪狠狠助了一攻。

庄志鹏差点没吓死,恨不得立马掐死林惠萱和林思聪,他庄家再怎么嚣张,也不敢跟守备团炸刺。

他们这么说,不是想置庄家与死地吗?

林老太爷林鸿茂显然也认为牌匾是庄志鹏送的,笑道:“这位中级护卫长,您是不是搞错了?要不您再给总负责人打个电话问问?”

“问什么问?”中级护卫长心里还窝着火呢,听林家的意思好像不想把金匾还回来,顿时大怒。

总负责人可说了,完不成任务,他也甭回去了!

“马上把金匾交出来,不然我就让我的人亲自动手!”中级护卫长盛气凌人道。

“你这是什么口气?庄少就在这里,金匾是他送的,你不问问庄少,就擅作主张,你觉得合适吗?”林惠萱愤愤不平道。

中级护卫长狠狠瞪一眼林惠萱,林惠萱顿时觉得亡魂直冒,宛如被死亡凝视一般,可以肯定那眼神绝对杀过人。

“兄弟们,动手!”中级护卫长命令道。

他身后那些卫士一股脑冲进来。

林鸿茂见状顿时急了,如果今天真让他们把三张金匾拿回去,那么林家以后还有什么脸在松山立足?

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庄少,只要你不让他们把金匾拿走,我答应把云舒嫁给你!”林鸿茂咬紧后槽牙,为了保住林家面子,也是豁出去了。

“爷爷?”林惠萱顿时不干了。

“闭嘴!”林鸿茂一辈子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牺牲一个孙女儿,保住林家面子,值得!

庄志鹏闻言心里高兴极了,只要保住这三块金匾,就可以娶到林云舒这样美人,太划算了。

虽然庄家老太爷已经没了,但关系还在,不就是个中级护卫长吗?庄家使使劲应该还能搞得定!

“都给我住手!”庄志鹏大喊一声。

中级护卫长冷眼看向庄志鹏,警告道:“你最好不要乱来!”

庄志鹏既然选择出手了,自然就不会再怕他,“你动手之前,最好打听打听我们庄家,想当年,我爷爷可是松山守备团里的大人物,你今天要是动手,就等于是得罪了我们庄家,这对你以后的仕途可是有很大影响!”

庄志鹏把已故的庄家老太爷搬出来,希望能吓住眼前这个中级护卫长。

然而。

中级护卫长根本没有给面子的意思,别说是守备团里的大人物,而且还是已故的,就算是守备团里二号人物,今天也不好使。

总负责人都发话了,谁敢不从?

“让开!”中级护卫长冷冷道。

“我就不让开,你还敢对我动手不成?”庄志鹏冷哼连连。

噗!

中级护卫长一脚踹在庄志鹏肚子上,瞬间就把庄志鹏踹飞出去。

随后。

庄志鹏带来的那十几个人,也被卫士们一一打倒在地,那三块金匾就这么被取了回去。

事到如今。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三块金匾压根就不是庄志鹏送的!

如果真是他送的,人家也不可能暴力收回!

“中级护卫长,敢问一句,这金匾是谁送的?”林鸿茂跟上前,追问道。

就算林家今天注定丢人,也应该问清楚真相!

中级护卫长冷冷道:“金匾当然是我们总负责人亲自下令送的,不过不是送给你的,而是送给一位功勋卓著的战神!

可是人家没要,又给退回来了!”

战神?

林鸿茂眉宇间闪过一抹讶色,继续问道:“那敢问这位战神尊姓大名?”

“我只知道这位战神来自大西北戍卫区,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战神,至于叫什么名字,我这种级别也没资格知道。不过可以肯定,这位战神与你们林家有很密切的关系。

我们走!”中级护卫长招呼一声,随行的卫士便托着金匾,登上钢铁巨兽,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当中。

金匾还真是守备区总负责人送的?

不过不是给林家老太爷的!

而是给一位功勋卓著的战神?

这位战神还来自大西北戍卫区?

最关键的是与林家有密切关系!

究竟是谁?

林家人懵了。

外族代表也懵了。

任谁也没有把这位姓项的战神与项飞羽这个劳改犯联系到一起!

林家今天丢尽脸面,老太爷林鸿茂也无心继续办生日宴,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寿宴,就这么草草收场。

到最后也没弄清楚那位姓项的战神究竟是谁?!

另外一边。

项飞羽没有追上林云舒,后者直接打车离开。

项飞羽望着飞驰而去的出租车,不断唉声叹气,抽出一根红塔山,蹲在路边,抽起闷烟,满脑子想得都是如何跟云舒解开误会。

“军主,上面有事找你!”血狼毕恭毕敬道。

血狼是项飞羽的贴身卫士,其实以血狼的实力,足可以成为一方守备区的总负责人,但他就喜欢守在项飞羽左右,撵都撵不走。

“血狼?”项飞羽见到血狼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在血狼屁股上,后者直接被踢飞出去。

血狼从地上爬起来后,连忙回到刚才位置,笔挺站好,宛如一杆立于天地的标枪!

项飞羽没好气骂道:“你小子不特么在西北好好待着,跑这里干嘛?”

“报告军主!您一天没正式退伍,我就是您的贴身卫士,跟在您左右,是我的职责!”血狼狂吼道。

项飞羽气笑了,“算了,看你小子还记得我给你订的规矩,就饶你一次。”

血狼回道:“军主给血狼订的规矩,血狼时刻铭记于心,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项飞羽用力揉了揉血狼的脑袋,这也就是项飞羽,要是换做旁人,别说动血狼的脑袋了,就算碰他一根头发,这小子都敢把那人打残!

西北戍卫区都知道,血狼的脑袋跟老虎屁股一样,摸不得!

“报告军主!第一,西北戍卫区总负责人不同意您退伍的请求;第二,上面知道您一直觉得亏欠家里人,这次特批一年的假给您,让您好好在家里陪老婆;第三,松山上一任市总负责人因病提前退休了,上面有意让您暂时接替这个位置……”

 

下方扫一扫关注公众号:风桦绝代(回复书名:王牌战神)即可继续阅读啦!

《王牌战神》项飞羽 / 林云舒最新章节,作者:飞羽战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点此阅读《王牌战神》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小说推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dushu.com/?p=1060